包装材料

当前位置:云顶国际 > 包装材料 > 温州龙港正向现代化新生城市跨越,龙港获中国

温州龙港正向现代化新生城市跨越,龙港获中国

来源:http://www.paisapatin.com 作者:云顶国际 时间:2019-08-10 05:03

相关新闻:
1.中国印刷城促进苍南整体实力提升
2.温州副市长徐育斐来龙港镇调研印刷企业发展
3.为迎奥运 龙港镇开展印刷市场执法行动

在诚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门口,两辆大车正在装载货物。“这几天我们要搬到世纪大道的‘新家’去。”公司董事长王道德介绍说,公司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生产中高档食品、药品等塑料复合包装袋,去年完成工业总产值3.56亿元。正准备申请在香港联交所上市。这些年,公司加大研发资金的投入,规模不断扩大,吸纳了更多富余劳动力就业。

1995年,龙港镇被国家有关部委确定为全国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先后在行政、财政、户籍、工业、城镇建设、教育体制等七个方面进行改革,建立了浙江省第一个镇级金库,实行县级计划单列,享受大部分县级经济管理权限,这些举措都有力促进了龙港经济社会的发展。龙港先后获得“中国印刷城”“中国礼品城”“中国台挂历集散中心”“中国印刷材料交易中心”四张国字号金名片,实现了从“农民城”向“产业城”的跨越。

“从建‘农民城’到构建现代新型城市管理架构,我们期待,龙港再次在中国城乡发展史上写下浓重一笔。”陈定模说。

近日,苍南县龙港镇作为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发展典型,被授予第四届中国发展百人奖集体奖。同时,该镇原镇委书记陈定模荣获个人奖。

1995年,龙港被确定为全国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镇;2009年成为温州市5个强镇扩权改革试点镇之一;2010年作为浙江省首批小城市培育试点镇;2014年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委批复全国64个地区为第一批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单位,龙港是全国第一批两个镇级试点之一。

80岁的陈定模至今记忆犹新,经过数次讨论和争吵,大家终于明确目标:抢人!

龙港镇镇长陈显宏说,2016年底,龙港获批承担新型城镇化标准化国家试点。“近日,龙港以优秀分值通过了国家标准委组织验收。这意味着,龙港在国家新型城镇化行政改革领域走出了一条标准化的可复制、可推广的路子。”

龙港建镇之初,在全国推行土地有偿使用、农民自理口粮进城等一系列措施,走出一条农村城镇化的道路,成为中国农民自费建城的样板。随着改革和发展的深入,该镇又提出产业化与城市化良性互动发展的思路,以产业理念支撑城镇发展,努力实现龙港从“农民城”向“产业城”的跨越。印刷、礼品等工业经济快速发展,先后获得了“中国印刷城”、“中国礼品城”、“中国印刷材料交易中心”和“中国台挂历集散中心”等四张“国字号”产业基地称号。

“建镇以来的每一步都烙刻着改革的印记。现在,以‘三城三区一港’的城市规划设计,按照‘城区体现繁华、园区体现实力、港口体现水平’的思路,重点建设龙港老城、世纪新城、龙港新城三大城市功能区。”龙港镇党委书记陈为来说,站在新起点,龙港一如既往将改革进行到底,加快高质量建设现代化新生城市,努力打造具有示范意义的“镇改市”典范,为全国推进新型城镇化提供可实行、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人来了,城镇建设靠什么?等财政、靠拨款?我们等不起。”陈定模说,依据当时的中央政策,龙港镇又提出“谁建设,谁投资,谁受益”的办法,创造性地进行了土地有偿使用的实践。这两项大胆改革举措,掀起了颇为壮观的农民“造城风”。到1989年,龙港人口增至四万人,一座“农民城”就这样诞生了。龙港镇也因此被誉为“中国第一座农民城”“中国农民自费造城的样板”。

据了解,按照试点的目标要求,龙港改革主要体现在三个“新”字:一是新在大部制。组建了党政机构合一的15个大部门机构,有效承接1575项县级权限事项。实现了机构精简、效率提升。二是新在扁平化。实行市管村、分片服务新模式,减少管理层级,改变了传统县级政府下辖乡镇模式。三是新在平台建设。实行了集中审批服务和综合行政执法。按照“最多跑一次”要求,龙港以大部制为依托,以网格管理为手段,以信息技术为支撑,构建了“四个平台”,形成了全新的社会综治管理模式。

该奖项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等单位主办。今年的主题是回顾总结我国农村改革发展的历程和经验,表彰在“三农”领域有创新贡献的集体、个人。

龙港“市民”从脱鞋下田到脱鞋上楼,生活方式悄然发生改变。通过学习交通法规、法律常识乃至美容、化妆技术等,他们渐渐适应着城里的生活节奏,寻找到各自的谋生方式。

农民造城,从“农民城”到“产业城”

记者了解到,1994年,龙港镇的综合经济实力已跃居温州全市乡镇第一。然而,逐渐“长大成人”的龙港,“小马拉大车、大脚穿小鞋”的体制机制问题也日益凸显。从1995年开始,龙港镇被国家有关部委确定为全国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后,寻求“镇改市”的突破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

如今,汽车驶入苍南的龙金大道,林立的高楼、热闹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辆,城市的味道越来越浓……

如今,龙港正在迎来第三次跨域,苍南县正全力打造滨海城区——龙港新城,希望将其建设成一座生态型、低碳型、智慧型、宜居型的全新城市。

近日,记者走访龙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苍南县龙港镇党委书记陈为来说,自1983年建镇以来,龙港经历了“小渔村到农民城、农民城到产业城、产业城向现代化新生城市迈进”三个发展阶段。这35年的每一步都烙刻着改革的印记。

1994年,在龙港建镇10周年前夕,他们组织了一系列活动。同时,民间也自发成立龙港建市促进会。2004年,龙港人拆掉了“中国第一农民城”路碑,显示了努力建市的决心和勇气。2014年,获悉国家要选择若干个建制镇开展新型城镇化设市试点时,龙港人积极申报。

宽敞的道路两旁花红柳绿,一幢幢气派、漂亮的高楼大厦错落有致,星级宾馆、商务CBD中心、商场、医院、学校……这些在县城或都市常见之景,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的人却深知得来不易。因为此处在35年前还只是一个边远荒芜的小渔村。“短短35年,从沿海小渔村到中国首个‘农民城’,再到迸发活力的 ‘产业城’,直到如今的 ‘幸福城’,龙港的今天正是中国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一个缩影。”龙港镇委书记陈为来表示,龙港是吃“改革饭”走“开放路”打“创新牌”,才有了如今的一座现代化“新龙港”。

“龙港试点培育现代化新生城市,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的生动实践。”温州市委党校教授朱康对说,龙港的许多经验和做法,为破解全国新型城镇化的共性问题,突破特大镇创新发展的桎梏,实现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动全国新型城镇化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可推广可借鉴的模式。

龙港建镇后做了多次城市总体规划,还进行了大规模的旧城改造。如今,龙港大道两旁,高楼大厦取代了农家的“通天楼”;世纪大道沿线,城市公园、文化中心、体育馆、医院等由点连线,由线成面;正在建设中的龙港新城,规划总面积106.8平方公里,集聚了中央商务区、产业集聚区、港口经济区、现代农业综合区和新城拓展区等“五大区块”。大空港、大港口、大路网、大物流、大产业、大招商……龙港正在一天天长高、变美。与此同时,龙港围垦造地4.34万亩,拓展发展空间,不断完善和提升城市的功能和品质。

产业升级,“乡村”变“花园”

记者采访了解到,全国首个镇级地下人防商业街、温州首个镇级体育馆等一批重大项目已经建成投用,而且拥有广阔的拓展空间,为龙港未来发展奠定了基础。刚刚建成通车的鳌江四桥,使得龙港跨越鳌江与对岸平阳县鳌江镇共建的五座大桥,已有三座建成通车,到2019年将全部实现通车,构建起龙港与外界紧密联系的大交通格局。

当时龙港镇规定,农民进城需要宅基地建房的,按照不同地段收取700元到5000元不等的费用。当时的苍南县,已经有6500个“万元户”,其中90%以上都居住在龙港附近。在经济上先富起来的他们,希望有一个良好的生产、生活环境。“仅30天,就有三省七县5000多户申请到龙港建房落户,共收到地价款近1000万元。”陈定模说,短短一年时间,龙港镇3000多间楼房同时兴建,每天有1万多人上工地,到1989年,人口增加到4万多人,“中国第一座农民城”拔地而起。

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小型工厂和家庭作坊频频涌现,大家的钱包变鼓了,但城市环境和保障体系仍未有大的改善。“直到近几年,随着城市化的推进,污染严重的工厂被关停,公共服务设施逐渐完善,城里该有的都有了。”王伟光说,现在龙港人生病有医保,退休有退休金,孩子上学有学区,真正从农民变成了市民。

龙港建镇之初,只是几个灯不明、路不平的小渔村,总人口8000余人。放眼望去,除了一片矮屋就是荒滩。为了吸引农民进城和筹集城镇建设资金,龙港在全国率先推出土地有偿使用和户籍制度改革,掀起了农民造城旋风。

从“农民城”到产业城

今年68岁的王伟光,来自钱库乡,1985年带着全家人搬来龙港,是“农民城”的第一代创业者。他的身上,能看到大部分“老龙港”的影子:文化程度不高,但质朴勤劳。刚来龙港时,随处可见坑洼的泥路、在建的房子、杂乱的土坑泥堆……大多数人还是外出打工,与生活在村里差不多,“回头看,我们那时只能算是走进了城的农民”。

蛟龙出港,续写辉煌。未来的龙港,将再次谱写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崭新的篇章。

董娟娟就是这样被“吸引”过来的。当年,她通过考试进入龙港幼儿园成为一名教师,之后她又与丈夫双双“下海”经商。“店里生意最好的时候,宣传册一年印了5000份。”在龙港“中国礼品城”市场恒丰礼品店里,董娟娟告诉记者,现在她开店,丈夫办厂,公司不断发展壮大。

提起龙港镇,人们自然会提到陈定模。1983年,龙港镇获批成立,陈定模成为第一任镇党委书记。“我扛着棉被,拎着一网兜盥洗用品坐船去龙港报到时,心里其实是没底的。等待我的,只有八个人和借来的3000元办公经费。” ◆下转第五版

新华社杭州12月3日电在温州南部鳌江流域入海口,曾以传奇般农民自费造城之举名扬海内外的苍南县龙港镇,如今已成为37万多常住人口的工业大镇、经济重镇。目前正向现代化新生城市跨越。

从渔村到城镇

深秋的晚上,张大姐带着儿子来到位于龙港城市公园边上的龙港城市文化客厅,大片阅读区已座无虚席。“龙港的成长绝不只是体量,更多的是内涵。”陈为来说,如今的龙港,一个个现代化小区拔地而起,交通、教育、医疗、文体等基础设施和公共配套建设日益完善,城市形象焕然一新。近年来,龙港镇先后获得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镇、全国文明镇、省级生态镇、省级园林镇等“含金量”很高的荣誉。

诚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道德说,近年来,众多县级权限事项下放给龙港镇后,给企业带来极大的便利。龙港通过精简办事程序,减少办事环节,缩短办事时限,营商环境明显改善。“龙港的建市梦可期,必将极大促进经济能量的集聚,并且为温州南部副中心整体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1981年,温州市新设的苍南县择地建设港口和经济中心,经过研究选址定在了方岩村,在龙港镇正式成立后,包括方岩村在内的几个村都划入了这个新建镇。

“现在很平常的人口流动,在那个长期实行城乡二元结构和严格户籍管理制度的年代却是禁区。当时的老百姓迫切希望解决城镇户口,成为‘城里人’,并且城里要有一块地。”陈定模说,为解决落户难题,龙港镇以1984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允许农民自理口粮到集镇落户”为依据,在苍南县委支持下发文:凡在龙港镇购地建房、经商办企业的农民,都可自理口粮迁户口进龙港镇。这是当时全国第一个实行户籍制度改革的大胆创举。

“龙港因改革而生,伴改革而长。”陈为来说,如今的龙港,生产总值已达277.1亿元,经济总量比建镇初期增长了5500多倍,区划面积从7.2平方公里扩大到183.99平方公里。2018年,综合实力列全国百强镇第17位。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 玫

温州龙港:一座农民城的蜕变之路

今年80岁的第一任龙港镇委书记陈定模回忆说,当时,镇会议室里悬挂的巨幅“龙港规划图”前,天天人挤人、肩擦肩。高峰时的1985年,全镇3000多间楼房同时兴建,来自各地参加造城的有37支建筑工程队,4000多个木匠、泥水匠,3000多个杂工,加上建房主人,每天上工地的就有1万多人。

据龙港镇经发局局长肖若峰介绍,目前龙港已形成以印刷、塑编、纺织、礼品等四大传统行业为支柱,微晶玻璃、超细纤维、印刷原材料、不锈钢带材、特种陶瓷等新兴行业为补充的产业体系。全镇有经营主体4万多家,规模以上企业168家。这些年来,龙港先后获得了“中国印刷城”“中国礼品城”“中国印刷材料交易中心”和“中国台挂历集散中心”等4张金名片,年产值超百亿元,实现了从“农民城”向产业城的跨越。

■本报驻浙记者 蒋 萍通讯员 刘海波

2014年底,龙港作为全国首批仅有的两个镇级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改革试点之一,在国家有关部委和浙江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下,积极探索特大镇的新型设市模式,目前已取得明显的实践成效。

上世纪80年代,浙江温州农民创造了许多的改革佳话,龙港“农民城”的兴建就是一个典型。1983年,苍南县龙港镇获批成立后,在全国率先推出户籍制度、土地有偿使用、发展民营经济“三大改革”。周边乡镇大批农民自带口粮进城、自建住宅落户、自办企业发展,短短一年间建起了“中国第一座农民城”。

“1983年的龙港镇,由灯不明、路不平的五个小渔村‘拼凑’而成。放眼望去,除了矮屋就是荒滩。”陈为来介绍,当初建镇时的面积只有7.2平方公里,人口8000余人。如今的龙港,面积达到183.99平方公里,人口增至37.87万人,工农业总值增长了5541倍。今年龙港镇位列全国千强镇第17名。陈为来说,35年来,龙港发展的每一步都烙刻着改革的印记。

这座不用国家投资,完全依靠农民自身力量建设起来的新城,被誉为“中国第一座农民城”“中国农民自费造城的样板”。

为解决落户难题,龙港镇以1984年中央一号文件“允许农民自理口粮到集镇落户”为依据,发出通知:凡在龙港镇购地建房、经商办企业的农民,都可自理口粮迁户进龙港镇。来龙港买地的农民,填个表格交完钱,剩下的有关手续交给政府办。来龙港办厂的商人,可以“先上车,后买票”,政府一揽子服务全部免费。

(本报温州12月3日专电)

龙港的“造城者”陈定模当年主动请缨到龙港当镇党委书记。“当时的龙港,老百姓迫切希望解决城镇户口,成为‘城里人’,并想拥有一块宅基地。”陈定模告诉记者。

从造城到建市

从进城以来,龙港人一直有个梦想,那就是自己建造的“农民城”能够早日正式建市。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包装材料,转载请注明出处:温州龙港正向现代化新生城市跨越,龙港获中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