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装材料

当前位置:云顶国际 > 包装材料 > 开学市场,教辅书规范之后现有教辅仅有10

开学市场,教辅书规范之后现有教辅仅有10

来源:http://www.paisapatin.com 作者:云顶国际 时间:2019-09-03 14:40

2013年的“3·15”已在拐角,但是教辅市场的境况已经大相径庭了。新闻出版总署质检中心发布的《2012年“3·15”教材教辅产品和食品包装装潢印刷品质量监督检测活动总结》显示:2012年我国出版的中小学教材教辅产品整体质量良好,印刷装订批质量合格率为97.99%,单册合格率为98.87%;光盘复制产品合格率为98.17%;音像制品合格率为90.91%;实施绿色印刷的中小学教科书环保质量全部达到标准要求。

不过,从目前情况来看,上述措施执行并未到位。现在有一些地方,个体户在学校里面乱搞,收买学校的教师、校长推销他的教辅,柳斌杰称,我还经常收到教师、家长的投诉,一个教辅里面的错误列出了几十条,几百条,我都一一给他们回应,凡是发现要纠正,要召回。而被问及如果上述四大措施都严格执行,市场上的教辅书还能剩下多少时,柳斌杰称:同原来相比较,90%可以不保留。

  多管齐下,合力治理教辅市场

  对此,一位多年从事出版行业的业内人士坦陈,现在的教辅市场,出版社做,新华书店做,还有大量的书商在做,但是受利益驱使,这些教辅书的质量却未必都能让人放心。“有多少出版人肯花钱、花时间,请专家认认真真编本教辅不好说,但由大学在校生操刀、剪刀加糨糊‘剪贴’出来的教辅却并不鲜见”。

这不禁让小编想到一个词——绿色印刷。绿色印刷的提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是对于这个“绿色”的界定,常规的是建立在环境友好型经济的基础之上,但是教辅市场的井然有序,是否也应该成为绿色印刷的一部分呢?

目前,市场上的教辅书种类繁多,质量却参差不齐。不断有媒体曝出很多教辅书价格虚高、粗制滥造、随意拼凑、相互抄袭的现象。对此,柳斌杰昨日表示,已经通过媒体注意到了教辅书市场的乱象,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实际上也采取了四大规范措施,包括规范教辅书品种,做到一本一辅,规范教辅出版资格,规范教辅发行渠道,以及严厉打击倾销盗版。

  盗版频频,如何将监管落到实处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小编认为,答案是肯定的。绿色印刷不仅仅意味着印刷要有环境保护意识,要加强印刷企业重视环保的观念,大力推进节约资源、能源工作,实行循环经济,坚持科学发展观,它还意味着这个印刷制品对消费者的身体和精神没有任何危害。没有危害就是绿色。

针对目前教辅书市场存在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近日表示,如果严格执行规范教辅书市场的措施,市面上90%的教辅书都可以不被保留。

  在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民营书业发展研究中心的鲍红看来,虽然近年来教辅读物市场有了很大进步,形成了一些社会认可的品牌,但随着高考人数的逐年下降,教辅市场已经饱和,竞争必定更加激烈。“各地出版集团凭借地方保护的力量加强垄断,通过各级目录主导当地系统征订市场,无视学生的多样化需求;而部分民营公司则将商业手段运用到极致,通过向学校或教师返点让利促进销售,致使学校团购成为高码洋低折扣的重灾区。”鲍红说。

  目前,市场上出售的各种教辅书可谓琳琅满目,而且大多由名师编撰、权威推荐,质量高下难以分辨。对此,邢印姝为学生和家长们识别“真”教辅提出了三点建议:

现在小学生的书包非一般的重,而这重量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教辅书。教辅书是学生查漏补缺的好帮手,在课堂内外发挥着不可忽视的积极作用。但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日前表示,目前市面上90%的教辅书都不合格。

  教辅市场将驶向何方?质量与口碑——如何坚守教辅读物的这两大生命线,关系着广大受教育群体的切身利益。

  新学期开学,教辅书热销。昨天,记者在某大图书销售网站上发现,作为开学“三大件”之一的教辅书销售异常火爆。出乎意料的是,仅与小学一年级配套的教辅书就多达50页、近千种。但这些模样相似、又都透着“权威”的教辅书也让人犯难。因为,想从林林总总的教辅书中选出最适合的那一本,没有一双火眼金睛还真不行!

教辅书是学生查漏补缺的好帮手,在课堂内外发挥着不可忽视的积极作用。的教辅书能帮助学生更好的学习,而伪劣教辅书不仅错字多、质量差,出题千篇一律,对学生有着不好的误导作用。我们必须对伪劣辅导书“赶尽杀绝”,还学生们一个健康有序的学习环境。

  竞争加剧,如何避免市场失序

  邢印姝表示,目前一些不负责任的教辅图书,直接从原版教材的配套教师用书中摘录教材的课文翻译和练习答案,让学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中文翻译和习题答案,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方便了“用户”,但“偷懒”的直接后果是,课堂学习效果大打折扣,成绩提高更无从谈起。更不用说那些“剪刀加糨糊”模式下编写的教辅图书,充斥着知识性错误、排版印刷纰漏等问题,对学生的英语学习有百害而无一利。

当然,究其根源,在于监管部门的执法不严、失职渎职。柳署长曾表示,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采取了做到"一本一辅"、规范教辅出版资格、规范教辅发行渠道、严厉打击倾销盗版等四大规范措施,然而这些听上去天衣无缝的措施却仍给了不法商人可趁之机,导致伪劣教辅书上市,影响着学生们的健康成长。可以想象,正是由于监管部门执法不到位以及相关责任人的不作,才会导致如今难以收拾的局面。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晨报记者 徐虹

目前,市场上的教辅书种类繁多,质量却参差不齐。不断有媒体曝出很多教辅书价格虚高、粗制滥造、随意拼凑、相互抄袭的现象。对此,柳斌杰前日表示,已经通过媒体注意到了教辅书市场的乱象,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实际上也采取了四大规范措施,包括规范教辅书品种,做到“一本一辅”,规范教辅出版资格,规范教辅发行渠道,以及严厉打击倾销盗版。

  教辅市场治理的复杂性,在于其涉及的部门多、范围广、环节多,需要多方合作,多管齐下,合力治理。根据《中小学教辅教材管理办法》,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及省级新闻出版和教育行政部门设立社会监督电话,对群众反映的有关教辅材料出版、发行和使用中的问题进行调查处理。不久前,新闻出版总署与国务院纠风办、教育部就修订管理办法进行了协商,以纠正教材出版发行环节违规收费、加强教材出版发行资质管理、规范教辅出版物市场秩序、坚决制止向学校推销教辅材料。

  买教辅首选“原版”

  人民教育出版社教材中心总编辑陈晨认为,教辅读物高定价,低折扣,利润空间过大,是教辅市场混乱的主要诱因,应从编写、出版、发行及选用环节进行规范。“可以通过限定教辅读物的价格范围,维护教材和教辅的知识产权,提高教辅出版的门槛,对资质要求进行规范,同时严格清理一批没有资质的出版单位或发行商。”

  “实际上,能够在书店见到的教辅,绝大多数质量还是比较有保证的,家长们需要特别留心的是那些只在网上兜售,或是通过特殊渠道征订的教辅书。”外研社基础教育出版分社教辅编辑部主任邢印姝表示,误买了“伪”教辅,损失绝对不仅是花了冤枉钱、冤枉时间。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首先,看“出身”。首选由教材出版单位配套出版发行的“原版”教辅书。其次,看品质。专业出版社聘请的作者都是国内外著名专家,出版前又经过严格的审稿和校对环节,较少出现知识性错误,购买前要认真翻阅图书内文。第三,看印刷。高品质的教辅印刷质量较高,很少出现脱页、散页等情况,在排版上也比较符合学生的生理特点和阅读习惯,所以字体大小、清晰度等都可以作为识别教辅质量的标准。

  “一方面加大对教辅读物的质量检查力度,一方面加大对教辅出版发行市场中不规范行为的打击力度。”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应用理论研究室主任徐升国建议,将教辅读物管理纳入与中小学教材一样的出版体系中,并增设召回制度。“要改变教辅市场这种乱局,就要严格教辅质量检查,加大罚款金额,并将不合格产品及时向媒体通报,促使部分实力小且产品差的出版机构退出市场。”鲍红建议。

  盗版教辅有害无益

  鲍红建议,在加强监管的基础上,应大力规范教辅读物销售规则,减少行政干预和利益保护。“发行环节的巨大利益,让各利益集团卷入教辅市场并滋生腐败,不仅损害了学生和家长的利益,也损害了出版和教育行业的形象。”鲍红说。记者 柴葳 张东

  前一段时间,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打了一场官司,起因就是教材和教辅被侵权。“外研社出版的新标准英语教材和教辅,从面世起就不断地被侵权、盗版,一些不负责的教辅书直接从原版教材、教辅里面大段大段地‘剪贴’,最多的时候市场上能见到的不下十几种。”法务主管郝琨介绍,外研社出一本教材或教辅,从立项到出版,最少要两年时间,但那些雇用大学在校生做“剪贴”的,一两个月就能编本教辅书。

  “教辅读物的出现,已经有20年的历史,从活页练习题开始,发展到装订成册、成书的参考资料,再到后来教辅期刊报纸开始问市。出现数量和质量上的混乱和恶性竞争。”新闻出版总署报刊管理司原副司长金毅泉回忆说,大约15年前,新闻出版总署收到了一封外国友人关于英语教辅书差错的来信,引起了新闻出版总署对教辅书籍质量的重视和审核。“当时,我们组织了很多专家,对12种刊物进行质量检查,结果令我们大吃一惊。”长年主持教育教辅类报刊审读工作的金毅泉说,全国教育教辅类报刊审读中心每年会对教辅类的30多种期刊和90多种报纸进行严格审读。审读范围之内的报刊质量有明显提高,审读范围以外的报刊质量就无法保证。“教辅读物市场已经接近饱和状态,新进入教辅市场的出版社基本以压价的方式拓展市场,质量都是难以保证的。”金毅泉说。

  买教辅难倒众家长

  对教辅市场的管理与规范,相关主管部门先后出台多项政策措施。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2001年就颁布了《中小学教辅材料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禁止将一切形式的教辅材料编入《中小学教学用书目录》”。教育部、国务院纠风办等七部门发布的《关于2010年治理教育乱收费规范教育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中,则明确提出了“进一步加强中小学教辅材料管理,切实解决教辅材料散滥问题”、“严格规范中小学教辅材料出版、印刷和发行秩序,明确教辅材料出版、印刷、发行市场的准入门槛、管理重点、企业责任和处罚措施”。教育规划纲要也明确提出:“规范各种社会补习机构和教辅市场。”

  这两天,“小一”新生家长王女士被买教辅困扰着,“一本教材能配十几种教辅,而且来头都不小,要么是‘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体系认证’,要么是‘某某机构联合推荐’,而且一水儿的名师编撰、权威推荐,每一本看起来都质量过硬、值得信赖。但仔细翻看不难发现,有些教辅书存在明显纰漏。搞不懂,名师怎么会编写、推荐这样的书?”王女士显得一头雾水。

  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蒋建国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今年新闻出版总署将修订并出台《中小学教辅材料管理办法》,在中小学生教材教辅出版发行资质认定、从业要求、选题备案、总量控制、质量监管、市场监管等方面细化管理措施,增强执行中的可操作性。同时落实中小学教辅选题报备制度,开展教辅编印质量专项检查,继续深入开展打击非法出版和侵权盗版教材教辅专项行动。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然而,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教辅市场的乱象并未就此绝迹,而以一种畸形的方式顽强地存活着。新闻出版总署的一组数据显示,2010年共收缴、销毁各类非法出版和盗版教材教辅312.2万件,破获了河南新乡“9·03”盗版教辅案、山东梁山“9·19”盗版教辅案等一批重点案件。尚有辽宁沈阳“2·26”销售盗版教材教辅及工具书案、吉林辽源“11·21”非法出版教辅案等案件正在查办,其中,辽宁沈阳“2·26”案涉案盗版教材教辅超过1000万册,涉及20多个省份。

  “教辅教材代表和医药代表一样,会潜入学校,私下与教师直接沟通,进行‘地下交易’,无非就是说服教师为学生集体购买教辅材料,然后返还相应的报酬。”江苏某中学校长徐寅(化名)透露,他所在的城市,依附于书店和出版社的教辅教材代表相当活跃。“我们当地的新华书店里都是以中小学生的教辅材料为主打,真希望行政管理部门能严格市场监管,为学生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氛围。”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包装材料,转载请注明出处:开学市场,教辅书规范之后现有教辅仅有10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