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电器

当前位置:云顶国际 > 家用电器 > 孙宏斌裸辞是,孙宏斌的反击战

孙宏斌裸辞是,孙宏斌的反击战

来源:http://www.paisapatin.com 作者:云顶国际 时间:2019-10-25 21:28

显然,已经裸辞的孙宏斌“愿赌服输”,但是重组终止、复牌连续11个跌停、2017年巨亏116亿元、巨额债务违约的乐视网会走向何方? 2018年3月26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共传媒出现关于乐视网的信息,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公司股票自当日起停牌。 在此之前一天,即3月25日,乐视网前任董事长、第二大股东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摆在乐视网面前的只有3条出路:第一是破产重整,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第三是退市。 显然,已经裸辞的孙宏斌“愿赌服输”,但是重组终止、复牌连续11个跌停、2017年巨亏116亿元、巨额债务违约的乐视网会走向何方? “我背不起这个锅!” “过去我是董事长很多话不能说,现在我也是散户,别人骂谁我也跟着骂谁,别人起诉谁我也跟着起诉谁。我亏得比别人多,更有资格骂。”孙宏斌说。 当初以“拯救者”的姿态入主,曾放言“乐视唯一的问题就是缺钱,也就好办了”的他,在一年后最终选择了放手。 孙宏斌称,他的团队穷尽了所有办法,但所有的路已经走不通。因为乐视网是创业板上市公司,受限于很多监管规定,什么都做不了。“没有任何金融机构或个人愿意借钱给乐视网。” 乐视网的一位内部人士对记者说,近半年来多次传出有大型企业有意投资乐视,包括腾讯、阿里、百度、京东、联想甚至富士康等,但并没有实质的投资伙伴进入。而且,孙宏斌在乐视网的改革并不顺利,所谓止损的办法也未能扭转大面积亏损的态势,孙宏斌承认以前在地产行业的成功经验在互联网企业并不合适。 2018年2月28日,乐视网披露了2017年业绩快报。根据公告显示,乐视网去年营业总收入74.63亿元,较2016年同期下降66.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6亿元,较2016年同期减少2192.53%;基本每股收益为-2.9146元,比2016年同期减少2151.09%。 “我背不起这个锅!”孙宏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网目前极度缺乏资金,已经资不抵债,75亿元债权中很多今年到期,其中大多是乐视网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的欠款。 在他看来,乐视网要想解决困难,必须引入百亿元以上的资金,并且需要让钱合理合规地进来。孙宏斌说,他能够想到的5条路中,有两条走不通:比如定向增发增资、引入新的股东,但是受乐视网2017年亏损的影响,按《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规定,需要连续两年盈利才能做,现在的情况不允许。 “此外,版权摊销、利息每年就有20多亿元,怎么做都很困难,赚的钱根本不够覆盖利息和债务,就算变卖核心资产也不够还债。现金流没有,利润也没有。”孙宏斌说。 3月29日,在融创中国的发布会上被问及是否是壮士断腕时,孙宏斌更是直言:“我们去年投了165亿元,脑袋都断了。我能怎么办呢,我再借它100个亿,我傻啊?” 对孙宏斌“甩锅”乐视网如何回应 显然,孙宏斌希望“甩锅”。 自从乐视出现危机以来,很多人都找他这个“接盘侠”说理。乐视网复牌以来,一些投资者,尤其是散户,将股价暴涨暴跌的责任归到融创和孙宏斌身上。 对于孙宏斌的“甩锅”,乐视网很快就做出了回应。 3月28日,乐视网开盘上涨0.39%,并且发出澄清公告,称破产退市说法为孙宏斌推测。 公告称,乐视网的董事会和管理层正在竭力解决公司目前的经营困难:改善业务经营以恢复公司现金流和供销体系;积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寻求第三方增资以解决子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协调关联方以现金或资产等方式偿还对上市公司的欠款。 对孙宏斌提到的“乐视网危机需要百亿元以上资金、变卖核心资产不够还债”的说法,乐视网表示,截至2017年11月30日,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75.3亿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乐视网存在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共计92.88亿元,其中56.19亿元将于2018年到期。公司存在进一步偿债压力。 “从力挺乐视网到大爆乐视网猛料,孙宏斌态度180度大转变的背后耐人寻味。”市场观察人士刘步尘对记者说。 他认为,孙宏斌对乐视网的出路分析并没有错,要么重组、要么破产、要么退市,但前两条路都很难,而无论是哪一种结局,对于孙宏斌来说都意味着巨额亏损。过去的近一年,孙宏斌花150亿元投资乐视网及关联公司的过程中,被视为“失败者”,这或是孙宏斌反击贾跃亭的手段。 “过去几个月,乐视网多次发布公告,催促大股东贾跃亭偿还关联方拖欠上市公司的巨额应收款、履行无息借款给上市公司的承诺。贾跃亭不但没有实质反应,而且还传出乐视汽车将在南沙建厂等信息。乐视网的坑太深了,孙宏斌手里没有太多砝码。如果乐视网退市,对贾跃亭的打击将很大,他的乐视汽车项目将做不下去。”刘步尘对记者说。 资料显示,乐视网的控制权关系十分复杂。贾跃亭人虽滞留国外,却仍持有公司25.57%股份,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其中99%被质押。更重要的是,随着股价下挫,该部分质押股票早已爆仓,只是因被冻结无法强平,这部分股票将如何处置,无疑给乐视网的未来增添了极大变数。 投资者的一地鸡毛 “机构投资者都走了,剩下的就是散户在炒,游资在炒,挺要命的。”孙宏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网现在已经成了一只典型的妖股。机构投资者为什么跑掉?亏了100多亿嘛!听到消息就冲进去,风险太大了。” 东方财富网Choice数据显示,乐视网复牌前股东人数约为18万,而截至目前已经升至33万,这意味着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已有15万散户跑步进场。 一位私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龙虎榜数据显示,机构投资者已基本抛售乐视网股票,也就是说,增加的超过15万股东,大都是散户和游资。“乐视网股票的换手率也非常惊人,很多散户抱着博弈的心态,这就是俗称的‘韭菜’。” “乐视网没有消除巨大的潜在风险。”这位私募人士提醒说,游资在乐视网上主要以其擅长的短线交易为主,试图博取短线价差收益,操作手法大胆。但对交易能力一般的普通投资者而言,在乐视网风波尘埃落定之前盲目跟风交易,可能会面临较大的风险。

被贾跃亭“坑”了那么久,孙宏斌终于坐不住了。

问题:孙宏斌最想对乐视投资者说:如果挣钱了,祝贺你;如果亏钱了,跟我没关系,别骂我。3月25日报道曾经谈乐视和贾跃亭瞬间泪奔的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的话锋日前突变。就在今日,孙宏斌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野马财经等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网已成一只典型的妖股,机构投资者都走了,剩下的就是散户在炒,游资在炒,挺要命。

[一是破产重组,但需要监管机构多方支持,且周期长,而且即便重组,也需要不少于100亿的资金,目前的环境下没有任何资金可以进得来。二是卖资产还债,虽然公司经营已十分困难,但可以维持当期利润,短期内勉强维持上市地位。三是退市]

最近,孙宏斌不但高调辞了乐视网 董事长职位,还频频把记者找过来说乐视网的“坏话”,甚至直言乐视网已“资不抵债”。

回答:2015年《太子妃升职记》的一炮走红,打开了网剧的大门,使大家纷纷向乐视看齐,乐视也在那一年,狠狠地火了一把。就当大家以为乐视将要变成又一颗冉冉升起的巨星时,却不料,紧接着的不是一片光明的辉煌前景,而是狠狠的在现实中栽了个跟头。在前人董事长孙宏斌一番愿赌服输的发言公布后,乐视网在今天又再度停牌,难道乐视真的要凉了吗?

3月25日下午,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辞任乐视网董事长10天之后首次袒露他作出这一抉择的初衷,他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不愿意市场上有投机者利用他和融创的信用背书来肆意炒作股价,导致小股东们蒙受损失。

作为乐视的掌门人,孙宏斌的一言一行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乐视网的股价。所以3月25日孙宏斌骂完乐视后,直接导致乐视网3月26日停牌核查。

骤变,乐视深陷危机

近期乐视可谓是赚足了大家的眼球,资金链断裂、欠薪跑路到破产,这些负面标签死死的贴在了乐视身上,让乐视从天堂落入了人间。从16年开始,乐视的坏消息是一个接着一个,让人应接不暇。

去年4月,乐视高管纷纷辞职,让大家明白事情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2017年7月10日,本应该是乐视发工资的日子,然而大家却并没有如期收到工资,原因是银行冻结资产所导致。此话一出,银行方面却站出来说话,狠狠让乐视打脸,银行表示,保全资产并不涉及乐视系任何公司的银行账户、现金或存款,因此不会对资金的转换与结算、工资发放等日常经验造成任何影响,所以冻结资产发不出工资与股权冻结没有任何关系。

不得不说在当时银行的风控做的是相当的及时,网上甚至有乐视的员工表示,自己的信用卡额度立马被银行调整至1元。

尽管最后,贾跃亭补上员工们的工资,但是乐视的情况还是没有任何的好转。

Wind资讯统计显示,2016年营业收入高达220亿的乐视网,营业利润却还亏损3.38亿元,净利润也亏损2.22亿元,而最终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能接近5.55亿元,主要得益于少数股东损益的大额亏损。有专业人士分析,表面上看是其它少数股东亏损,但实际上这些少数股东的幕后控制人几乎都是贾跃亭,通过子公司少数股东的巨损向大股东输送巨额利益,使得乐视网的业绩看上去更好看。

图片 1

贾跃亭倒是聪明,乐视如今变成这个样子,立马就开始寻找皆接盘侠,2017年5月21日,梁军出任CEO,甚至乐视网的法人代表也由之前的贾跃亭更变成了梁军,这一招金蝉脱壳果然是妙。或许是乐视真的无力回天,还不到5个月,梁军就立马辞职吃了个哑巴亏。

即便是融创中国的“孙长老”孙宏斌似乎也经不起乐视这么折腾,也在不久前赶紧离场。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乐视变得如此狼狈不堪,难道真的无力回天了吗?

乐视旗下子公司其实非常多,也可能是贾跃亭的野心太大,还没有站稳就想跑,乐视光是子公司就有15家之多,非全资子公司也有3家。旗下业务有地产、金融、手机、电视、汽车以及影视文化等多个板块。所以目前来说,乐视的财产和经营状况也是异常繁乱。

乐视表示,公司营业利润同比降低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公司业务范围增加,新业务在成长期造成的利润总额下降,以及公司快速发展带来的管理费用、销售费用上升,还有大笔贷款耗费的高额利息。看来,又是钱的问题。可重要的不是钱多钱少,而是有了钱怎么投资?如果投资没规划好,多少钱也不够造啊!

贾跃亭表示,乐视的融资能力已成为“乐视最大的短板”之一。之所以产生这一短板,是因为乐视资金缺口巨大,从而饥不择食。 去年乐视网筹资活动的现金流入高达约177亿元人民币,利息支出就约为82亿元人民币,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约为负10亿元人民币。截至2017年3月31日,乐视网负债余额为187.86亿元,资产负债率接近56%。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胃口那么大,却都吃不下。

“乐视网已经是一个妖股了,股价暴涨暴跌,我背不起这个锅。”数据显示,自从乐视网复牌以来,机构已经悉数撤离,但散户的数量从最初的大约18万上下,在短期内猛增至33万左右。“虽然其间公司进行过许多风险提示,但市场上的投资者依然在没有对公司价值和逻辑足够了解的情况下,听从消息而冲进去。”

孙宏斌直言,此举是为了对散户负责,怕散户再因他买乐视网股票,以后若股价跌下来,自己担不起这责任。

来到三岔路口

在昨日,乐视网前任董事长、第二大股东孙宏斌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表示乐视已经是成为了一只典型的妖股,并表示,自己的投资也是失败的。

今年1月24日乐视网复牌以来,在没有任何利好的情况之下,顶着巨亏116亿乐视网在11个跌停后竟然走出了一波大反弹。截至3月14日上午,乐视网股票收盘价为6.59元/股,相较2月13日最低收盘价4.16元/股累计上涨58.41%。

孙宏斌称:“乐视网极度缺乏资金,已经资不抵债,现在乐视网有75亿债权,今年很多要到期,很多都是乐视网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的欠款。此外,版权摊销、利息每年就有20多亿,怎么做都很困难,赚的钱根本不够覆盖利息和债务。现金流也没有,利润也没有。”并表示自己要对散户负责,乐视复牌的时候只有18万散户,而现在却有33万散户,机构全跑光了,换手率极高,明显是有人在炒作。

图片 2

孙宏斌表示现在乐视只剩下三条路:

第一,破产重整。这不影响上市地位,而且是成熟方案。但是这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

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维持上市地位,但是现在没有资产可卖,如果后面还亏损,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退市;

第三,最后是退市,退市我也不想看到。退市不退市我说了不算,而是依据创业板的退市规则,而现在乐视网情况,很有可能净资产为负,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在采访中,孙宏斌反复的强调说;“退市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上海一家律所的证券律师表示,破产重整并非股东层面发起便可以进入执行阶段,上市公司的破产除了需要债权人达成一致协议外,更需要法院的审批通过才能执行,“破产重整涉及监管部门太多,能否获得全部支持是个很大疑问”。这意味着,即使孙宏斌个人愿意乐视网破产重整,但若其它债权方不愿意,甚至即使各方达成协议,法院未通过,依然难以执行。况且,随着目前乐视网股东数量的快速增加,还涉及到其它更多方面的因素。

至于退市,乐视网没有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业绩也仅仅亏损一年,目前尚无退市可能,除非自己主动申请退市。

从目前来看,乐视的情况的确是十分不理想,希望依旧在乐视里的散户能够客观理性的看清形势,别让自己的资金一去不复返。

回答:孙宏斌这话说的没错,炒股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乐视目前的情况已经很清楚的摆在了台面上很多人还热衷参与其中,赚了是你运气好,亏了别怪别人。
图片 3

孙宏斌辞职后的首次发声并为乐视指明三条出路:

第一,破产重整,但需得到监管层的支持。

第二,就是卖资产还债,可是乐视已经无资产可卖。

第三,就是退市。乐视当前净资产为负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图片 4

孙宏斌卸任乐视后首次公开回应:称自己卸任董事长是为散户负责,乐视复牌时候只有18万散户,有机构投资者,现在有33万散户,机构跑光了,换手率极高,明显有人在炒。 孙宏斌称辞任董事长也与此有关,很多投资者说因为看好我买入,但是乐视网2017年巨亏116亿,这种情况散户还奔着我买,将来散户亏了,我负不起这责任。
图片 5

孙宏斌这话说的很在理,就我个人而言还是挺佩服他的气度和为人。为散户负责而辞职,把内部情况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和盘托出。

乐视散户从停牌前的18万到现在的33万散户自己好好去想想,撬板为什么?大涨将近一倍又是为什么?特停复牌后最后一个涨停更说明了什么?那就是最后的撤离,这点我个人在24号那天有关乐视的问里提起过。大伙怎么想就看自己了,是去是留自行决断,亏赚凭运气,孙宏斌说的亏了别骂人。

回答:

大家好,我是小吕。坚持原创,做有深度,有温度,有价值的头条小生 ,是我的初衷。喜欢我就勾搭一下吧!

卸任乐视网董事长后的孙宏斌一身黑色T恤,显得颇为轻松,自嘲“看开了嘛!”他以孙氏常有的洒脱开场,不再有2017年初刚接手乐视时的意气风发,也不再有2017年8月面对投资者时的沉重。

但问题是,孙宏斌自己手里还有乐视网8.56%的股权。对于一个商人来说,如果仅仅是为了保护散户,需要开记者会,告诉散户不让他们买乐视股票,那他自己8.56%的股权怎么办?

乐视网一路走来可谓步履艰辛,从高速扩张发展到现在的萎靡不振,期间经历了太多太多。

乐视网原名“乐视视频”。创始人,贾跃亭,初创于2004年,北京,致力于打造视频产业,内容产业,终端产业,即平台 内容 终端,在当时可以说红极一时,被业内称为“乐视生态”。

图片 6

2010年乐视网在中国创业板上市,是行业内全球首家IPO上司公司,也是中国最早的视频上市公司,A股。曾经连续三年获得“中国高科技成长50强企业”,“亚太500强”“中关村高新企业10优企业”“2013年福布斯最具潜力企业50强榜等众多荣誉与奖项。

图片 7

被荣誉和奖项蒙蔽的乐视网可能还在沾沾自喜,然而自身却危机四伏,雄心勃勃的贾跃亭怀抱着远大的梦想与抱负,进一步的扩张乐视版图,乐视网过去而短暂的膨胀发展,让一些资本运作个人或者团队看到了乐视未来的前景,所有的资本的汇入为乐视网的发展看似奠定了坚实的扩张与发展基础,但是并如所愿,乐视网扩张的背后是步子迈得太大,然而却没有足够的资金作为支撑,贾跃亭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银行贷款以及合作方的欠款。

图片 8

“人走茶凉,树倒猢狲散”,一时间乐视网不断爆出各种负面新闻。“贾跃亭跑路,乐视网资金链断裂”,“乐视网裁员,员工大量离职”“,投资人纷纷撤股”等等负面问题,把红极一时的高新企业乐视网推上了资本舆论的风头浪尖,乐视网股价一挫而挫,再无回天之力。

后来事情终于有了一点转机,作为老大哥“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斥资投资乐视网,进入乐视董事会,被推选人乐视网新的董事长,贾跃亭辞去董事长一职,去了美国专注于自己的造车梦“FF91”,有的人说贾跃亭是金蝉脱壳,把一个乐视的烂摊子留给孙宏斌打理,着实伤神。

图片 9

孙宏斌的加入虽然为一筹莫展的乐视网注入了新。的血液与活力 ,他把乐视网改为“新乐视”,然后重组董事会,督促老贾履行自己的欠款承诺。

但是作为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乐视网注入太多的投资都会打水漂,没有太多气色,现在就像孙宏斌说的自己快把融创中国都搭进去了,你说老孙心能不累吗?说乐视是“妖股”一点也不假。

图片 10

这一次,孙宏斌承认自己对于乐视的投资是失败了,并且承认目前摆在乐视网面前虽然有三条路可以走,但条条路都十分困难,且其结果都将是自己的投资血本无归。

作为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从“支持老贾”到“跟着散户一起骂”,企业家孙宏斌最近一系列做法绝不仅是“对散户负责”那么简单,他不断做空乐视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未来的日子,乐视何去何从?废寝忘食的老孙能否扭转乾坤,我们拭目以待,愿乐视能度过这场危机。

最后 ,对于乐视网走到现在,你有什么想说的?欢迎下方留言互动,期待你的积极参与。

回答:

孙宏斌辞职乐视董事长后第一次发声:乐视是“妖股”自己也是散户,也是受害者,自己也不知道乐视竟然会发展的如此。

图片 11

“乐视网已经是一个妖股了,股价暴涨暴跌,我背不起这个锅。”数据显示,自从乐视网复牌以来,机构已经悉数撤离,但散户的数量从最初的大约18万上下,在短期内猛增至33万左右。“虽然期间公司进行过许多风险提示,但市场上的投资者依然在没有对公司价值和逻辑足够了解的情况下,听从消息而冲进去。”

小股东不应再盲目

我们可以从孙宏斌最近的发言中,对他和乐视当前的矛盾窥知一二。

为何孙宏斌会认为乐视是真正的妖股

一、孙宏斌上任是乐视的一个缓冲器,但是着陆在乐视摇摇欲坠的着陆点上。

一年前孙宏斌接手乐视,满怀着信心拯救乐视的前途为己任,让人看到孙老板的魄力就是大,刚刚收购了万达,再次出手接过乐视破败的山河。

如果当时孙宏斌不出手,乐视将会直接倒下!

二、按照孙老板的意思,当初上任是和贾跃亭有协议的。

上任初期孙宏斌对于贾跃亭是百般维护,为了到处为贾跃亭维护形象。

图片 12

然而好景不长,当他发现原来一直所有的压力都是他自己扛着,贾跃亭还在美国做着发财梦。

三、乐视妖股!

孙宏斌曾经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乐视的一切,然后成为乐视的英雄人物!

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乐视这个负债雪球越滚越大,滚到了孙宏斌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局面。

因此孙宏斌自己认输了,以孙宏斌如此能耐的人都认输了!

那么作为散户的草根们,你们是否还好!

从公开的资料看来,目前乐视上市体系乐视网的状况十分艰难,按照孙宏斌的话说,是“日子都过不下去了”。但在此背景下,依然有小股东前仆后继冲进市场,这被视作极为危险的行为。

3月25日,孙宏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乐视网极度缺乏资金,已经资不抵债。此外,版权摊销、利息每年就有20多亿,赚的钱根本不够覆盖利息和债务。现金流没有,利润也没有。”

如今的孙宏斌接受采访时表达了一个思想:愿赌服输!

回答:谢谢邀请,孙宏斌说乐视是妖股其中有以下几个含义。

第一,孙宏斌当董事长后把乐视网从一季报盈利1.25亿,搞成年报亏损116亿。目的是什么?打压乐视网股价,打爆贾跃亭质押股票,获得控股权。但这个目的没有达到,基金在乐视网还没有裸复牌前就给了3.92的估值。给这个估值时,乐视网还没有不注入乐视影业资产,还没有巨亏116亿,可后面两个利空出来后,基金也没有再下调估值,所以乐视网的估值就被定在3.92元上面了。孙宏斌想低价买乐视网股票,用上面的两个大利空没有打下乐视网股票。

第二,孙宏斌没有把乐视网股价打下去,所以就不顾道德不顾涉嫌内幕交易,公开攻击乐视网,把乐视网定义成妖股,因为乐视网股票涨了所以就把乐视网说成是妖股,如果乐视网爆跌他是不会说的,无非是不想让乐视网涨,无非是他想低价买乐视网股票的如意算盘落空了的歇斯底里的喊叫。

总之,孙宏斌公开叫嚣乐视网是妖股,不让散户买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乐视网股票暴跌,直到他想买的价格,然后他买入控股,然后注入他从万达买来的文化资产,然后股价爆张然后他割了韭菜,赚了大钱。

一家之言,欢迎探讨。

回答:从孙宏斌当时的发言来看,他眼中的乐视主要“妖”在股价预期上。据孙宏斌对媒体的回应,乐视网当初复牌时只有18万股民,目前持股乐视网股票的散户有33万。“机构跑光了,换手率极高,明显有人在炒”,“乐视网现在已经成了一只典型的妖股”。
图片 13
在这个时候孙宏斌的看空言论,无疑是扔给33万乐视散户的一枚深水炸弹。不过,真正值得推敲的我想还是孙宏斌的发言动机。我并不认为孙宏斌的出发点是真的心疼散户,或者怕被骂。要知道乐视复牌后已经吃下了十几个跌停板,彼时的老乐视股民才是真正的亏损大户。况且,孙宏斌我行我素的作风早已经是业内公知,他会突然改变性格因为“怕被骂”而畏首畏尾吗?

今年2月时他还在采访中称,“我本来形象就不好,不在乎别人说什么”。现在大风大浪过来了,孙宏斌为什么却在这个节点用“身体力行”砸盘乐视呢?

个人认为最大的问题在于,乐视的股价还是没有一步到位跌出一个价值洼地,这就导致操盘者在这个点位继续介入的资金成本和难度都太大。有那么多无法统一行动的散户和游资在,会让管理层接下来的行动速度降低。

要知道,这次围绕乐视的几个负面关键词“债务危机”、“破产重组”、“经营状况没有根本性改善”都不新鲜了,这构不成孙宏斌此时突然离场的完整逻辑。或许孙宏斌离场的真正原因,是想让散户们彻底对现在的乐视死心。

一个细节是,3月12日贾跃亭在微博上晒出一张红色款法拉第未来FF91的雪地高寒测试照以及多辆整装待发的银色实车照片。当天,乐视网股价以2.56%涨幅收盘,13日高开之后迅速拉升至涨停,股价升至6.16元,交易金额超8亿元。事实上,贾跃亭对乐视股价的这种谜之影响力才是如今乐视操盘者的顾忌之处。孙宏斌也在不断强调,贾跃亭的车跟乐视上市公司体系没什么关系,多看基本面少听谣言。

不过也正因为贾跃亭的魔力,乐视的这股“妖气”在我看来是怎么砸也砸不下去的。相反,看空者的底牌几乎出尽,待乐视复牌后下跌空间估计也会非常有限。除非乐视高层拿出点实际行动出来震慑一下游资,别总是“用嘴巴砸盘”。

如有共鸣欢迎点赞并关注我的头条,看到更多有价值的商业观察!

回答:行业不同,对于企业的理解不同,互联网行业的特点是用户总数,客户粘性,客户增长速度,将来的预期,是轻资产的抄作,和房地产有很大的不同,亚马逊前期亏了8年的钱,股价还一直涨,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的创业公司成出不穷的原因!

700万的电视用户,专利,上亿的APP下载,乐视云,乐视品牌,不值50-100亿吗?

行业不同看法也就不一样,乐视是有困难,但不是他说的不值一文,你把你的股票转给周鸿祎看看,给他换换股票,应该给你换的!

回答:外面阳光明媚,又何必钻进乐视这个小黑屋?世界这么大,公司那么多,又何必死盯乐视网?管他说什么呢,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何必将大好时光消耗在乐视这间小黑屋里?管它是妖股还是神股,没有买乐视网,将它列入黑名单不会造成巨亏。

基于对小股东负责任的态度,孙宏斌选择以辞职的方式来警示市场,同时也宣布了自己对于乐视前景的悲观态度。

他还详细解释了此次投资的“失败”之处:一、财务算账问题;二、乐视团队;三、对贾跃亭的判断。

“投资者以前的投资亏损跟我无关,但后来新进去的却不少是因为我和融创的存在,例如前不久有朋友跟我说,鉴于我买了乐视,所以他也冲了进去,这无疑是市场利用我的信用背书来对乐视的价值产生误判,如果因此导致股价大涨之后大跌,引起投资者损失,我是背不起这个锅的。”

在3月29日的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直言这是个失败的投资,愿以九折出售乐视,“真有意的话,价格还可以再商量”。

从这个层面上看,为了避免市场上有人利用他个人和融创的信用背书来炒作乐视股价,是孙宏斌选择辞任董事长的最主要原因。资料显示,自从乐视网复牌以来,股价出现极大波动。3月14日午间,深交所曾公告称,乐视网近期股票交易波动幅度较大,并于下午一点开市起停牌。

“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话有玄机。”家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表示,“过去将近一年,孙宏斌在与贾跃亭‘打交道’、花150亿元投资乐视网及关联公司的过程中,是一个‘失败者’,所以孙宏斌想办法反击。”

也正是3月14日,乐视网称,孙宏斌已经从乐视网董事长职位上辞职。“将来我也是小股东,我亏得还比别人多。”

据了解,在过去几个月,乐视网曾多次发布公告,催促大股东贾跃亭偿还关联方拖欠上市公司的巨额应收款、履行无息借款给上市公司的承诺。贾跃亭不但没有实质反应,而且还传出乐视汽车将在南沙建厂等信息。

2017年1月,孙宏斌旗下的融创中国150亿元投资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分别8.61%、15%和33.4959%的股权,他本人则于当年7月21日当选乐视网董事长。据不完全统计,连同融创为乐视提供的担保,孙宏斌合计向“乐视系”投入的资金总额接近200亿。

刘步尘认为,乐视网的坑太深了,孙宏斌手里已经没有太多法码,他想反掣贾跃亭。如果乐视网退市,对贾跃亭的打击会很大,他的乐视汽车项目将做不下去。

辞职之后的孙宏斌,目前首先要做的,是让市场了解乐视网真实情况,避免散户盲目跟风被投机者散布的虚假消息所蒙蔽。“过去我是董事长很多话不能说,现在我也是散户,别人骂谁我也跟着骂谁,别人起诉谁我也跟着起诉谁,我亏得比别人多,更有资格骂。”

从乐视现状来看,即便不是为了反掣贾跃亭,孙宏斌执掌的乐视网发展已是寸步难行。

资料显示,乐视网还是一堆烂摊子:2017年净利润预亏116亿;75.31亿元的关联欠款、债务违约、诉讼等。

而最近孙宏斌辞去董事长,把乐视网说得“一无是处”,很可能因为在乐视网千疮百孔的情况下,不想再硬撑下去,所以干脆直接把乐视网“破产重组”,以及时止损,或者说将利益最大化。孙宏斌在最近的发言中透露了这一点。

乐视“死结”难解

按照孙宏斌最近告诉记者的原话,没有现金流和利润的乐视网还有三条路可走:

目前,乐视网面临四面楚歌的窘迫境遇,如何重整主营业务让乐视网得以持续经营才是重中之重。

解决现在的困难,就要让钱进来。我们团队穷尽了所有的办法,总共有5条路。但是两条走不通:比如定向增发增资,引入新的股东,但是受乐视网2017年亏损的影响,按《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规定,需要连续2年盈利才能做,现在也做不了。

截至上周五收盘,乐视网市值202亿,但在孙宏斌看来,目前的乐视因为债务和经营的困境,真实价值几乎为零,甚至为负。“我们已经将该项投资归零了。”

所以现在只剩下三条路:第一,是破产重整。这不影响上市地位,而且是成熟方案。但是这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维持上市地位,但是现在没有资产可卖,如果后面还亏损,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退市;第三,最后是退市,退市我也不想看到。退市不退市我说了不算,而是依据创业板的退市规则,而现在乐视网情况,很有可能净资产为负,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从当前的政策以及客观情况来看,摆在乐视网面前只有三条路可走:

无论是走这三条路的任何一种,股价想维持在一个好一些的价格都很难。

一是破产重组,但需要监管机构多方支持,且周期长,而且即便重组,也需要不少于100亿的资金,目前的环境下没有任何资金可以进得来。二是卖资产还债,虽然公司经营已经十分困难,但可以维持当期利润,短期内勉强维持上市地位。三是退市。

在破产重整和退市两个选项中,孙宏斌更倾向于前者。“我不愿意让乐视网退市,我相信任何一个股东都不希望它退市。如果破产重整能成功,就有解了,有可能就有其他战略、机构投资者进来了。因为《破产法》规定,债权高于股权。但是这个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如果这也成功不了,那乐视网很有可能走到投资者都不愿面对的局面——就是退市。”

但无论哪种方式,在目前的状况下都并不容易。“第一条路重组而言,现实困难很大,涉及诉讼,周期长,而且时间拖得越长对投资者的影响越大。至于第二条路变卖资产,并不能解决长期现金流和利润的问题。”

一位资深市场分析人士说,孙宏斌对乐视网的出路分析并没有错,要么重组、要么破产、要么退市。乐视网虽然今天复牌收于5.12元,但其发展前景仍然变数很大。如果没有新的投资者进入或者增资,乐视网破产重组可能性较高。

在某种程度上看,乐视网已然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局面之中。

事实上,破产重组除了能让乐视网破局,对孙宏斌和融创也是最佳方案,这样孙宏斌可以顺利拿走乐视致新的股权。

面对这样的结果,孙宏斌表示颇为“遗憾”。“当初对于乐视的投资逻辑还是对的,因为大文娱依然是‘美好生活’大背景下的趋势,而且当初算账时已经算好,融创投进去的钱本来是足够几家公司正常运转起来的,但后来资金调用上出了太多状况,关联公司抽取的资金回不来。”

孙宏斌曾对记者说,“新乐视文娱和新乐视智家,我们都会想办法把它做好,但是乐视致新的问题复杂一些,乐视网有持股乐视致新,如果融创一增资股权比例超过乐视网,就出表,涉及重大资产重组了,审批至少半年。”

所谓关联方挪用资金,乐视网曾发布公告披露:自2016年以来,公司通过向贾跃亭先生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上述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亿元。如果加上关联方对乐视影业的资金占用,该笔费用高达92亿。

从孙宏斌目前的说法来看,不管乐视网成什么样,融创一定会把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拿下。因为这是乐视生态中最有价值的两个公司。

愿赌服输

融创最初投资乐视的结构是这样的:60.4亿收购乐视网8.56%股权,10.5亿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79.5亿收购乐视致新33.5%股权。合计投资150.4亿。

随着孙宏斌从乐视网董事长的位置上辞职,他个人对于乐视网的背书在一定程度上算是终结了,同时也流露出其“放弃”的当下心境。

从去年12月对乐视影业增资后,融创现已持有乐视影业40.75%成为第一大股东。但是融创还没有拿到乐视致新的控制权,只是继乐视网后的第二大股东。

对于当初的投资,孙宏斌总结称其间有几个失误:一是对于公司价值的判断有误,当初高估了它的真实价值;二是对于公司的财务状况也缺乏充分认识,当初以为关联方的资金可以收回来的,但却未能收回;三是对团队的判断也不足,虽然贾跃亭拉来许多牛人,但没有形成一个合力。

重点来了。虽然目前融创只持有乐视致新33.5%的股权,而上市公司乐视网持有40.31%、贾跃亭的乐视控股持有18 。38%。但去年11月,融创借给乐视致新12.9亿,换来乐视网质押13.54%乐视致新股权。

对于贾跃亭,孙宏斌依旧保持着善意的评价,称“他企业家精神值得称道,但到现在个人信用已经彻底没有了。另外,他对公司估值的判断一直有误,公司的价值没有他评估的那么高,不应该给那么高的估值。”

假设乐视网破产重组,按照孙宏斌债券大于股权的说法,融创将取得质押的13.54%股权,最终持有乐视致新47%,成为最大股东。

对于融创的投资者,孙宏斌透露出真诚的“认错”态度。“投资是有问题的,融创该亏的亏了,我们会总结经验教训。我们过去也有并购失败的,但也有很多成功的案例。做生意有输有赢很正常。”

更何况,融创还为乐视网提供了30亿债务担保,担保质押的是乐视网全部剩余的26.77%乐视致新股权。

此前,孙宏斌曾经表示,如果做不好乐视将是他人生的遗憾,但如今,他已然坦然接受这一遗憾,称“人生没有遗憾也挺难的。融创投资的钱,基本上全亏了。以后如果乐视好起来,就算是挣的吧”。

所以乐视网以“以债权优先”的方式破产重组,融创可以取得乐视网最有价值的乐视致新未来的控制权。

不过,孙宏斌目前比较悲观的是乐视网,即上市体系,而新乐视文娱却依然在推进相关工作。

这样来看,孙宏斌最近一反常态,从支持贾跃亭到不断做空乐视,一切就解释通了。

据透露,曾对新乐视文娱做了一次10亿的增资后,目前公司已基本维持正常运转,“这一块在五六月还会做一次增资,我也比较有信心。前景也是不错的。”

而乐视最终的命运,可能也越来越清晰了。

而新乐视智家的状况相对复杂。据现有股权关系,乐视网持有乐视致新40.31%的股权位居第一大股东,天津嘉睿持有乐视致新33.49%股权为第二大股东,乐视控股持有乐视致新18%的股份为第三大股东。

孙宏斌强调,无论新乐视文娱未来的经营前景如何,都与乐视网没有太大关系,不会对乐视网的经营形成正面影响。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孙宏斌裸辞是,孙宏斌的反击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