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电器

当前位置:云顶国际 > 家用电器 > 传高通计划放弃服务器芯片开发,潮流家电网

传高通计划放弃服务器芯片开发,潮流家电网

来源:http://www.paisapatin.com 作者:云顶国际 时间:2019-06-25 02:38

5月8日消息,据彭博社报道,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最大的移动电话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正准备放弃为数据中心服务器开发芯片,此举旨在打破英特尔公司在利润丰厚的市场上的垄断。 这位知情人士说,这家总部位于圣地亚哥的公司正在探索是关闭该部门,还是为该部门寻找新的所有者。该部门正在研究如何将ARM的技术引入服务器核心芯片市场。ARM是英特尔在开发半导体设计方面的唯一竞争对手之一,其体系结构主要用于低功耗产品,如智能手机。 高通公司是ARM设计在计算市场高端的最大支持者,在计算市场中,单个芯片的售价高达数千美元。多年来,芯片制造商一直在努力为大型数据中心的所有者(如Alphabet)的谷歌和亚马逊的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等公司提供运行这些中心的处理器,试图打入一个由英特尔主导、市场份额约为99%的业务。 高通发言人拒绝置评。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在上个月的盈利报告中对分析师表示,高通公司正专注于非核心产品领域的支出削减。 服务器在企业网络中处理数据,充当互联网的骨干,从出货量来看,服务器的市场规模比电话和个人电脑小得多。但是芯片制造商能够为运行它们所需的高性能部件收取的价格使市场具有吸引力。 高通去年开始销售基于ARM技术的服务器芯片Centriq 2400。当时,三星电子表示,基于能效和成本,三星电子制造的芯片比英特尔至强白金8180处理器的效果更好。在去年11月服务器芯片系列的公开发布会上,微软等潜在客户上台表达了对该产品的兴趣。自那以后,高通一直对其进展保持沉默。 放弃这一努力将节省高通公司设计半导体行业生产的一些最昂贵芯片的成本,同时也将背离高通公司降低对移动电话部件市场放缓的依赖的目标。高通管理层今年1月向投资者承诺,该公司将削减10亿美元的年度成本,以提高盈利能力,作为抵制博通公司恶意收购的努力的一部分 高通之所以胜出,是因为美国政府在3月份决定,拟议的交易构成了安全风险。投资者一直在与潜在的收购努力并肩前进。

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全球最大手机芯片制造商高通计划放弃开发数据中心服务器芯片。

随着新任首席执行官Brian Krzanich和新任总经理Renée James执掌英特尔,各种变化都有可能到来:这个芯片巨无霸想要扩充其版图,不仅仅是在个人计算机(衰退的市场)和服务器(尚且盈利,但成长缓慢)领域,而是其他更广阔的计算机疆土。

智东西4月19日消息,今日,据路透社报道,高通公司与中国贵州省的合资企业华芯通将于本月底4月30日关门。

高通当时涉足服务器芯片,原本是为了打破英特尔在这个利润丰厚的市场所占据的主导地位。知情人士表示,高通还在考虑两种选择——关闭这项业务,或者为其寻找新的买家。该业务原本希望利用ARM架构为服务器开发处理器。

有这样一个领域,英特尔已经涉足——而且还非常有可能加入到与ARM集团军的大战中——这就是为服务器领域里的特定的大型客户定制其x86处理器。

图片 1

ARM是英特尔在半导体设计领域唯一的竞争对手,其架构主要用于智能手机等低功耗产品。

对所有人来说,这一点也不意外。

这一由半导体巨头和我国地方政府合资的企业,曾承载国产ARM服务器芯片的光荣梦想,却因受限于种种现实的制约,最终铩羽而归。

在帮助ARM架构挺进最高端计算市场的过程中,高通是最大的支持者。这类芯片的售价高达数千美元。多家芯片制造商多年以来一直都希望为谷歌和亚马逊等大型数据中心的运营者提供处理器,打破英特尔的统治地位——英特尔在这一领域大约占据99%的市场份额。 高通发言人拒绝对此消息置评。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普夫在上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高通的重点是压缩非核心产品领域的开支。

大家都在期待着能有家处理器封装制造商好好整理整理他们的芯片,从当中找出能够胜任更高温度,更高电压和更快的时钟频率的零件,或者可以提供更高的性能,因为时钟频率受到标准处理器的发热限制。

在这中美关系错综复杂、“缺芯”之痛难解的风口浪尖,从这一事件,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个合资企业的遗憾落幕,半导体合资企业在中国的发展也笼罩上一层阴霾。

服务器可以处理企业网络中的数据,还扮演了互联网的支柱角色,但按照出货量计算,其规模却远小于智能手机和PC市场。不过,由于针对高性能收取的高昂费用,使得该市场颇具吸引力。

在ARM那里,这已经进行了多年,而且更加全面:英国的处理器核心设计者把技术蓝图卖给了三星,高通, 博通等公司,把CPU封装进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中,为特定的应用制造了高度定制的芯片。

图片 2

高通去年开始出售Centriq 2400服务器芯片。该公司当时表示,这款由三星代工的芯片在功耗和成本方面优于英特尔铂金版至强8180处理器。在去年11月公开发布该芯片的时候,微软还上台表达了对这款芯片的兴趣。但在此之后,高通一直对进度保持沉默。

事实上,英特尔做的不仅仅是挑出温度,供电和超频极限异常的装置,而且在某些情况下会为特定客户在他们的硅片上加入不同的功能或指令。

突发:高通贵州合资企业华芯通4月30日关门

虽然取消该业务可以为高通节省设计费用,但也导致其未能摆脱对日趋放缓的智能手机市场的依赖。为了应对博通的恶意收购,高通管理层曾经在1月对投资者承诺,他们将把年度开支压缩10亿美元,以提升盈利能力。

“上面说的那些我们肯定都在做”,英特尔的云计算基础事业部总经理Jason Waxman证实。

华芯通半导体成立于2016年1月,由贵州省政府和高通签约建成,主要从事ARM服务器技术的设计、开发和销售,面向的是几乎被英特尔所垄断的服务器芯片市场。

美国政府此前否决了博通对高通的收购计划。

“随着蚀刻的进行,我们为不同的客户完成了不同的任务,我们已经把很多不同的东西放进了硅片里,比如为他们加入指令或针脚或者逻辑信号。区别就是,它会进入该产品的硅片中。也就是有人给了你一个功能,然后说,‘你能把这个变成产品么?’你不能做那些占用大量晶粒的事,但是你可以做一个指令,一个信号,还有许多和逻辑电路有关的事情。”

路透社称华芯通公司内部人员爆料,华芯通昨日召开了内部会议,其高管宣布公司将于4月30日关闭,所有员工将在此之前离开公司,员工相关离职补偿方案已出台。

许多情况下,在做完定制化工作,并把功能加到x86芯片中以后,这些功能都不会在文档中说明,而且只会提供给知道有这种功能的客户。

高通和华芯通均暂未回应此事。

“某些情况下,我们已经创建了新的型号,或是根据数据中心操作要求更改了参数,如果我们知道确切的温度和系统设计”,Waxman说,“根据他们的应用,他们的系统,他们的数据中心,我可以想出核心,频率,供电的一个独特组合,完全迎合他们的特殊需求。”

另据相关消息,华芯通CEO汪凯博士在今年已经悄然离职。其他员工也在陆续离开或处在找工作状态。

在现阶段,英特尔不做x86处理器的定制频率和逻辑电路工作,也就是说给客户A,客户B的芯片和市面上人人都能买到的芯片不一样。但英特尔可以利用其芯片设计和制造能力来与ARM集团军对抗,好几十家公司都在破解核心的ARM设计,用于特殊用途。

据The Information补充,截至2018年8月,高通和贵州省共为华芯通投入了5.7亿美元。

“我们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而且还要带着SoC(片上系统)。但是如今的硅片定制方式是,按照特殊客户的特殊要求设计产品或是添加要进入主流产品线,但是由特定客户激活的逻辑电路。”

对于此事的发生,多位业内人士感概:合资公司不靠谱,芯片技术领域需要踏踏实实的研发。

Waxman不能明确地给出他所提到的逻辑电路调整是什么,但一般就是一些加速函数的指令,或者也许是额外的管理功能,或者是针脚上的不同信号。

一位北京半导体协会人士如是评论此事:“本来想空手套白狼,结果一起杯具了……外商选择在国内投资,除非独资,否则选择地方政府合资一定要慎之又慎。”

只有指定客户才知道的x86芯片的隐藏功能和潜在能力,肯定会惹恼一些服务器制造商和服务器购买者,他们现在就像知道这些芯片调整是什么,以及他们怎样才能拿到。

图片 3

每个人都讨厌这种升级方式,就是功能要么被隐藏,要么通过软件才能激活,但事实就是,芯片制造商这么做已经有好几十年了——而且从中谋利。

这不是高通唯一的在华合资企业

英特尔不会说出精确的业务——也就是钱——当这些定制化工作在各种处理器上进行时,它就开始起作用了。但这是合乎情理的,有时为了把芯片卖出去必须做一些改变,而且这也是他们的权利。但在未来,这种定制化工作就会逐渐给英特尔带来盈利,至少会帮它收回工程成本,因为芯片和片上系统定制不像主流产品那么容易制定。

华芯通并非高通唯一的在华合资企业。

“我们很快就意识到了,人们想要特别的东西,而且在芯片上也是如此。在某些情况下,会以软件的方式完成”,Waxman说。

早在2014年,高通就宣布中国代工商中芯国际将使用28nm工艺代工其骁龙处理器。

“这里有片上系统和多芯片模块。有时候单晶粒不是最佳方法,而且客户想在一个封装里有多个芯片。我们肯定会收到更多的定制要求,而且我们一定要独领风骚。”

2016年2月,高通与中科创达组建合资公司重庆创通联达智能,拓展芯片加操作系统业务。

目前,虽然,这种定制被限制到大约10几个大服务器厂商和超大规模数据中心运营商。

去年5月7日,大唐电信曾发布一份《重大投资项目进展公告》,称大唐电信旗下联芯科技、高通、建广资产、智路基金投资近29.8亿元合建瓴盛科技获得国家反垄断局批准。

在x86和ARM处理器市场上,英特尔有一两个节点芯片制造工艺领先于其竞争对手。GlobalFoundries和台湾半导体制造公司都明白他们必须尽量缩小这一差距才能与这个芯片巨无霸抗衡。

当时外媒称,瓴盛科技将主攻100美金左右的中低端手机芯片细分市场,与紫光展锐进行直接竞争。

英特尔有一个广泛的产品线,凌动,酷睿和至强芯片——是的,安腾也在其中,但它基本上就是为惠普做的一个定制处理器——它必须小心谨慎的在其x86芯片上开放足够多的定制,这样才能保持其市场中的霸主地位——个人电脑和服务器——还要拓宽至新的市场——微型服务器,智能手机和平板——与此同时,不给英特尔添加芯片设计和制造的成本负担。

素有“行业大炮”之称的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还直接在朋友圈怼了大唐电信:

灵活的芯片设计,领先的制造工艺,基础设施与应用软件的深厚积累,英特尔正在努力,在这场处理器大战中与ARM集团军一较高下。当然,倘若成本不太高的话。

图片 4

有一件事英特尔肯定不做,那就是在自己的晶圆厂为第三方制造ARM处理器。

2017年5月瓴盛科技首次宣布成立时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评论

【编辑推荐】

据说合建瓴盛科技一事,还与高通在2015年接到的国家发改委开出的60亿人民币天价反垄断法重罚单有关,是当时高通积极配合付款并提出一系列整改措施的其中之一。(紫光/高通正面开战!最受争议中美芯片合资案获批)

图片 5

3年国产ARM服务器芯片研发梦

2016年1月,中国贵州省和美国高通公司进行一场跨国“联姻”——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成立合资企业华芯通,面向中国市场设计销售国际水平的ARM服务器芯片。

根据协议,合资企业首期注册资本18.5亿人民币,其中贵州方面占股55%,美国高通公司方面占45%。

彼时的高通和贵州政府无不雄心勃勃,意图在中国开辟一片新的服务器河山。

基于ARM-V8架构技术授权,华芯通制定了未来三年的产品规划和时间表。据规划,华芯通半导体将建设贵州、北京、上海三个基地,各基地分工如下:

贵州基地:主要负责芯片和系统开发平台的测试,已规划建设四平方公里的集成电路产业园,包括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和办公配套五个功能板块。

北京基地:主要负责芯片的设计、参考系统和软件的开发,市场营销和营运,2016年已经完成了管理团队的组建,研发中心和实验室也正式投入使用。

上海基地:主要负责芯片设计和验证,在2017年第一季度投入使用。

在其全资子公司北京华芯通成立的仪式上,汪凯博士曾发出掷地有声的声音:“华芯通的目标是什么?我们要成为国内最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芯片公司之一!”

那时汪凯强调,华芯通的企业核心价值中以科技为主导,力求基于世界先进的技术优势,为中国市场研发出自主、可控、安全、有保障的服务器芯片。

图片 6

转折:高通撤离,首代国产ARM服务器芯片问世

去年5月底的数博会(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高通公司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和贵阳市高层领导联合为华芯通站台。

那时的华芯通还意气风发,表示要坚守ARM服务器芯片。

不过很快,华芯通的未来开始变得模糊不明。

去年或迫于博通的恶意收购,高通CEO Steve Mollenkopf在上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要“压缩非核心产品领域的开支”,削减在数据中心业务上的投资,放弃了ARM服务器芯片业务。

去年年底,高通数据中心业务部门总裁Anand Chandrasekher和技术副总裁Dileep Bhandarkar相继离职,部分员工被裁。

尽管高通表态称,将致力于履行商业义务,继续从技术和资金上支持华芯通开展服务器芯片的相关研发,但孤木难支,失去了高通先进技术的持续输出,华芯通在技术、生态等方面的道路都走得更加艰难。

顶着被质疑的压力,华芯通在去年年底发布了其第一代可商用的ARM架构国产通用服务器芯片——昇龙4800(StarDragon 4800)的正式开始量产。

图片 7

华芯通昇龙4800服务器大数据单节点测试结果

据介绍,该芯片拥有低功耗和高性能的双重优势,据说在性能上堪比国际主流高端服务器芯片。

昇龙4800是兼容ARMv8架构的48核处理器芯片,采用10nm制程工艺封装,在400平方毫米的硅片内集成了180亿个晶体管,每秒钟最多可以执行近5000亿条指令。

在安全性方面,昇龙4800内部集成符合中国商用密码算法标准的密码模块,结合安全可控的基础架构,为应用系统的信息安全提供芯片级的技术实现。

据悉,昇龙4800的市场反响还是很不错的,阿里巴巴、腾讯、美团云等云服务提供商、基础设施集成商都为其站台都为其站台。

图片 8

挑战英特尔x86未果,ARM服务器芯片受挫?

遗憾的是,如果路透社消息属实,ARM服务器芯片阵营再遭折戟。

而随着华芯通的退场,曾经高举着的国产ARM服务器大旗飘落,一个冰冷而现实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

ARM服务器芯片的未来前景究竟如何?其他深耕于ARM架构服务器芯片的国产企业能否有新的突破?

虽说服务器市场几乎被英特尔x86架构所垄断,ARM攻占了手机市场绝大部分江山,但ARM架构从未停止在服务器芯片方面的探索。

在国外,Applied Micro、三星、英伟达、博通、Marvell等半导体巨头无不曾试图从ARM研发入手,争抢英特尔在服务器界的地盘。

曾对ARM服务器芯片寄予厚望的AMD,在2014年其服务器市场份额不断下滑之时,预计2019年在ARM服务器芯片市场上的份额将达到25%,但到2017年,其在服务器芯片市场的份额不足1%。

当2017年AMD试图重返服务器市场,它推出的EPYC芯片却选择了英特尔x86架构,而非ARM架构。

谷歌、亚马逊、Facebook均在研发ARM架构服务器芯片,亚马逊还在去年AWS的年度盛会上推出了基于ARM架构的Graviton处理器。

图片 9

同样,国内华为海思和飞腾都长期研发ARM服务器芯片。以华为为例,华为在2015年推出了其第一代ARM服务器芯片Hi 1610,经过历代研发升级,华为在去年年底的华为智能计算大会上,发布其首款7nm数据中心ARM处理器芯片Hi1620。(华为智能计算新战略公布!五大芯片、端边云协同布局全面曝光)

此外,由前英特尔总裁Renee James领导的安培计算公司不仅进军中国市场,还计划今年推出一款基于ARM架构的处理器。

尽管掘英特尔x86稳固的服务器江山困难重重,但国内外厂商均未停止探索的脚步。

图片 10

结语:合资企业未来之路何在?

华芯通3年零3个月的研发梦断,再度为中国半导体产业敲响警钟。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即便是有国际半导体巨头和政府持续供血,没有掌握最核心技术和建立稳固生态的合资企业,少有真正能做到良好消化国外技术并化为己用。

它们会受到国外公司在技术和商业方面的双重制衡,并随时可能面临关门的风险。

华芯通的黯然离场,是否证明外资和地方政府合资的不靠谱?又是否对ARM服务器芯片带来一定的危机?华芯通的几百位技术人员将分散到哪里?我们暂时无从知晓。

但建立坚固技术壁垒和强健生态的难题再度摆在我们面前。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传高通计划放弃服务器芯片开发,潮流家电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