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电器

当前位置:云顶国际 > 家用电器 > 传统厂商末路,潮流家电网

传统厂商末路,潮流家电网

来源:http://www.paisapatin.com 作者:云顶国际 时间:2019-09-26 05:12

在电视业务上“三心二意”的暴风集团,在传统业务低迷、增长无望的情况下,再次希望在彩电市场上卷土重来,想靠电视业务拯救节节败退的集团经营业务,无疑是“异想天开”。 热闹三年多的互联网电视格局,随着乐视的倒下,以及传统电视厂商加入价格战的竞争,已经完成了新一轮洗牌。当前这一领域中,暴风电视开始频频动作,以“极致性价比”死磕小米电视,还推出所谓最新AI电视“抢位”。可以看到,全线模仿小米电视套路的暴风,也想玩颠覆?手段会有效吗? 随着2018年面板价格小幅下降,惯常打“价格战”的互联网电视开始业内斗法,互联网电视阵营的“投机派”暴风电视,则直接把矛头指向小米。似图通过与小米的憎热点,达到传播自我的目的。这也是暴风,在无法与海信、创维、TCL同台竞争之后,采取的下策。 先是,暴风AI电视40英寸999元的消息刷爆朋友圈,被誉为“国民电视”。999元40吋暴风AI电视4,对标的是小米同样999元的32吋4A。而1999元50吋暴风AI电视7C则与小米4A的做了全面对比。暴风称,要在1000元和2000元这两个段位做“全世界最好”的电视,也就是“性价比”的最好。最终,暴风电视的999元活动却只是炒作,很快就没有产品可卖。 就算是价格战,不少业内人士也并不看好。开卖不到一个星期,在京东平台上,暴风该款电视已经改为“预约”状态,且限定抢购时间仅为1个小时——4月13日8-9点限时限量999元抢购。天猫平台的消费者吐槽道,“才卖4000台就涨价了,这是玩不起了吗?” 曾经互联网电视凭借“内容取胜”和价格优势,在电视行业掀起一场颠覆风暴。然而随着传统电视品牌与通过与腾讯、优酷、爱奇艺等视频内容巨头合作,填平了内容上的短板,智能电视的竞争又开始硬件和软件综合竞争。而如今,暴风显然要把宝押在AI电视身上。 4月11日,暴风TV在北京举行AI电视新品发布会,推出暴风AI电视7。该系列电视拥有55吋和65吋两个版本,售价分别为2999元和3999元。在这场名为“再见吧,遥控器!”的发布会上,暴风将AI电视7定义为“全球第一台干掉电视遥控器的人工智能电视”。据称,该电视支持远讲语音和机器视觉的AI交互,4米内远场唤醒率95%,中文语义准确率98.5%。 事实上,早在三年前,干掉遥控器的智能电视就已经推出,更为重要的是全球第一台干掉遥控器的电视企业,并非暴风,而是其它同行。在这件事情上,无疑暴风公司撒谎并涉嫌虚假宣传。这显然不是一家优秀互联网企业的道德底线。 在过去的2017年,乐视的倒下让互联网电视中小米成为领头羊,而其他品牌中也只有暴风成为小赢家。据2017年暴风集团业绩显示,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19.12亿元,同比增长16.07%;归属股东净利润5300万元,同比增长0.45%。有消息称,暴风已经着手接管6000余家乐视线下体验店,希望“借老船出新海”。 暴风的野心是不小,但是实力能否支撑这样的野心。虽说价格战可以暂时抢占市场,但盈利如何保证。而AI电视方面,也早已是群雄逐鹿的形势。传统厂商、BAT都已纷纷登场。百度入股酷开,与创维合作双引擎超级AI电视;阿里携手海尔;腾讯和乐视合作,以及为长虹智能电视输出叮当AI助手解决方案等等,早已让此领域的竞争如火如荼。 竞争风口不会留给企业太多的时间。在人工智面前,也许只有两三年,行业或许又将发生巨变,一场更大的洗牌即将进行。所以暴风电视如此想要吸引行业注意,不惜直接对标小米,或许只是想让自己在这次洗牌中,能够留在牌桌上而已。最后是否能留下,还是未知数。

TCL、海信等传统企业,一方面死守传统领域,占据着大部分市场份额;另一方面用副牌抵御互联网电视。而互联网电视企业则大多采取低价策略,以求迅速扩大市场份额。

第三,PK从营销效果上一定好于自吹自擂。暴风这次直接挑战小米,用40吋打32吋,在营销上一定会有效果。暴风PK小米,师生之战,会吸引很多眼球。同样价格,40吋的产品爆虐32吋产品的各项数据指标,对消费者也会相当有冲击力。

2015年7月,暴风TV成立,12月发布超级电视。2016年,当时市场上的互联网电视多是32寸,暴风推出999元的40寸的超体电视,想要取代32寸互联网电视的市场份额。从暴风给的数据来看,他们确实取得了一些成果。据AVC奥维云网数据显示:40寸互联网电视销量同期提升1.5%,市场占有率提升10.8%;同时,32寸销量下滑2.4%,市场占有率下降15.5%。

2018年9月,一加CEO刘作虎在微博上宣布,一加科技正式进军智能家居领域,并已经在开展智能电视的研发工作。不过这只是一个宣言,一加智能电视发布的具体时间刘作虎也没有透露。他表示,选择智能电视是因为智能电视是智能家居的中心,一加科技想通过智能电视这个载体,加入到智能家居这个市场当中。

赛道换了,两三年后,这个行业或许又将发生巨变。懂懂认为:暴风此次发起的战役,意不在打败小米,也很难彻底打败小米,而是在BAT入局之前,让自己快速做大、做强,留在牌桌上。

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线上的流量越来越贵。一直靠线上销售的小米也做起了“米家”实体店,暴风也希望能铺好线下销售零售店,为AI电视之战做好准备。

如今,彩电行业第二波颠覆正在来袭。

品牌资源:今年开始,我们在每一个对行业、资本、媒体发声时要切记,我们耕耘的主战场将已经是家庭互联网,是暴风电视。

一向紧跟乐视,把乐视当做模仿对象和竞争者的暴风,怎么一转眼就开始狂怼小米?乐视目前的状况显然已无法保住互联网电视老大哥的地位,曾经与小米争第二的暴风,现在说,我们要争第一了。在AI电视的竞争上,刘耀平没有将传统电视厂商当做竞争对手。虽然目前小米先做了AI音箱,还没开始做AI电视,但是在刘耀平看来,“小米并不傻,一定会大张旗鼓地做AI电视。”

传统家电厂商对应的方式是,纷纷推出用来试水电视互联网化转型的副牌,抢占市场,譬如海信VIDAA、创维酷开、长虹启客等等。创维旗下的酷开,这一产品日后甚至拿到了百度、腾讯的投资。

此时,暴风TV融资完成,整个集团业务调整,重新聚焦电视业务。冯鑫的一封内部邮件中是这样说的:“2020年,我们希望暴风这个品牌将以互联网电视和家庭互联网的名义立足于世。而2018、2019这两年是交接棒的时间。”

在4月2日暴风召开的“玫瑰风暴2 王者归来”暴风AI电视媒体沟通会上,暴风TV CEO刘耀平多次重复这句话。

这其中包括了再上一波颠覆中胜出的小米电视,2018年6月,小米CEO雷军在发布会上表示,小米电视在一季度的时候,排到市场前三。

暴风晚于乐视和小米入局,刚入局的时候就动用过一次“价格”手段。2016年发起了999元的40吋风暴,当时是想拉动全行业从32吋向40吋升级。这场战役无法评论成败。从结果上来看,2015年底入局,2016年凭借价格手段,在2016年暴风就与小米的出货量相差无几,市场份额上算是乐观。但当时整个互联网电视盘子太小,那样的市场份额还不能决定未来走向。而且,暴风当时遇到了面板涨价和产线出问题的情况,所以999元产品的后续产能没能跟上,没能乘势而起,形成绝对的优势。

经过几年的摸索,刘耀平对暴风做硬件的能力似乎信心十足。虽然小米也是以软件入场,但是红米手机可以说取得了手机硬件的成功,目前小米的硬件生态链也日渐完善,已经成为估值万亿人民币的大体量公司。把公司的重心放在TV的暴风,真能打得过小米吗?

面对小米的“降级打击”,传统企业再次祭出副牌策略。以创维为例,创维集团CTO、创维RGB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志国对媒体透露,创维子品牌酷开今年会直接抄底价格、对标小米。

互联网电视格局的演进:从混战到双寡头

雷军出牌,向来能出其不意。小米用做手机的思路做电视,早在2013年9月就发布了1999元和2999元的小米电视,其定价几乎只有传统厂商的一半。在2016年,小米没有跟风做大屏,而是重新以三年前的思路做产品,做了一款32寸的小米电视,定位为年轻人的第一台电视,以999元的低价占领市场。2016年,暴风一共卖了80万台电视,而小米32寸的电视一出来,订单量就破100万,销量比暴风高出1倍多。

可以说,传统彩电企业学会了互联网电视的产品特点与市场策略,互联网企业们反而被电视业务拖累。但无论是逃过一劫的传统彩电企业,还是侥幸生存的互联网电视,都遭遇了市场持续下滑的窘境。

乐视危机的爆发,使得供应链对品牌厂商尤为谨慎:不给钱不发货。同时,互联网电视的模式是低利润甚至负利润,这也使得多数中小互联网电视企业的发展陷入困局。暴风也未幸免,2017年一整年都被资金困扰,直至12月完全暴风TV 8亿元融资,才算彻底缓过劲来。

AI电视还在初级阶段,暴风入场很早,但是也并不等于其就能获得红利。暴风TV盈利的关键还在于获客成本和ARPU值。刘耀平告诉雷锋网,暴风TV入场时的获客成本有400多,去年大概是100多,今年可能降到几十元。

“在AI和IoT的时代,我们认为产品最后会体现为硬件 软件 万物互联 各种场景的融合。”在2019年3月12日的TCL 2019春季发布会上,TCL智能终端业务群CEO王成对媒体表示。

1999年的时候,金山软件发起红色正版风暴,把金山词霸软件的价格从168元下调到28元,100天卖了100万张。了解中国软件产业历史的人都知道,在此之前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正版软件卖过10万张。当时雷军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冯鑫刚刚进入金山,是一个旁观者、一个学生。

目前,刘耀平向雷锋网透露,暴风已经接手6000多家乐视的线下体验店。“现在线下的零售商分两类,一类是本来卖家电的,还有一类是新撞进来的,乐视的LePar有大批都是没有做过零售的,这批人会很惨。以TV为主的LePar零售店我都没有要,因为TV不是大流量的产品。我们的做法是借老船出新海,就是有零售能力的这些零售店,我把中间的环节全部做平台,直接赋能给他去销售。乐视里边符合这个特性的,有一部分转到我们这来了,不符合这个特性的我们也没要。”

恐怕是的。“彩电业最终有一场战争在所难免。”创维集团CTO、创维RGB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志国对媒体公开表示,“与其被颠覆,不如自我颠覆”。在3月27日同一天,创维发布全新的客厅AIoT中心产品。

关于技术参数,懂懂不做结论,附上几张对比图,用户自己看吧:

在刘耀平看来,进入到AI互联网的时代,AI电视诞生后,就变成了互联网品牌的PK,跟传统品牌没有多大关系了。互联网电视最重要的是整合硬件、软件、服务。“你纯粹搞硬件的人,能够把互联网软件、云端计算能力做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你做软件服务出身的,能够把硬件这么长、这么重、有江湖深度的供应链搞好,也不容易。互联网电视品团队中,既拥有硬件能力、软件能力,也拥有互联网服务能力的团队不超过3个。”

面对华为的闯入,王志国说:“我们不是防华为,是希望在行业焦虑之际,找到一个方向。”

图片 1

小米目前显然已经先一步拿到了价格定位者的角色,小米带领起的价格战,暴风不得不跟。

更不容忽视的,是学习能力更强的华为。近年来,华为发布High link智能家居系统,它也在积极抢占智能家居市场。“这个无比庞大的市场蛋糕,很多企业都很比较觊觎。华为也是这个道理,它发布彩电也是完善它的智能家居产品线的布局。”资深家电行业分析师梁振鹏表示。

而当进入AI电视(智能家居)阶段之后,硬件的差异就没有那么大了,互联网能力将决定未来的胜负。“就变成了互联网品牌间的PK,跟传统品牌没有多大关系了。”作为曾经酷开品牌的创始人,他认为酷开将股份卖给百度,就是这样的原因。而从百度收购酷开来看,BAT已经开始入场了。

虽然在2016年,暴风曾凭借VR风口创造出“暴风魔镜”,使得公司股价一度飙升。但是,随着VR行业软硬件逐渐成熟,暴风的低端VR眼镜盒子已经没法再在战略层面帮助暴风公司赢得股民青睐,其筹备已经的暴风VR一体机销量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芯片厂商也为互联网电视的重启添了一把力,芯片设计商联发科日前在智能家居事业群的活动中便提到,“运用崭新的人工智能技术打造电视的范式转移。”

暴风的电视团队将这一次战役定义为“风米之战”,冯鑫还是有些“含蓄”:“就别叫风米之战了,叫风米之争吧!”据懂懂了解,原本冯鑫是要参加这次发布会的,但是在最后时刻决定不亲自出面了。

而暴风的40寸的面板遭遇多个事件,导致成本一度上升。第一件是台湾地震,刚好把为暴风40寸电视生产面板的厂商震坏。然后三星频频出现“爆炸门”,大力投入手机OLED生产,导致电视面板的价格翻倍。这样,暴风去年的“玫瑰风暴”取得的战果,因为面板的供给不足、成本上涨,对暴风的影响极大,一下子就赔钱了。

颠覆再次来袭

用户资源:我们将不遗余力地告诉暴风的视频用户,我们有一台最好的互联网电视机。

从销量来看,乐视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哥。曾经乐视以不挣钱的硬件来支撑软件和内容收入,几乎是靠烧钱来支撑电视业务。以乐视如今的状态,即使电视这块业务还没废,也是没钱再来支持庞大的硬件亏损和内容版权费用。

从传统电视到互联网电视再到作为智能家居中心的电视,传统电视厂商们迎来了新的对手们。

图片 2

接手乐视6000多家线下实体店,暴风将如何与小米打响AI电视争夺战刘耀平坦言,“我们跟小米争的本质是争夺价格段,就是争夺定价权。也就是在关键价格段,谁做的产品更好,不论是硬件、软件、黑科技、黑体验,还是更好的服务和服务效率,就是某个重要价格段,谁做了压倒性的优质的产品和服务,谁就赢,本质是这个。”

家电调研机构奥维云网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互联网电视品牌整体延续收缩态势,市场份额同比下降0.9%,萎缩至10%。而在2017年初,互联网电视份额一度逼近彩电整体销售的20%。

图片 3

因此,暴风此次主要卡位两个价格段:999元和1999元。暴风推出999元40寸暴风AI电视4、1999元50寸暴风AI电视7。

传统彩电公司如此步调一致,重要动因是大跨步进入彩电行业的新生力量,可能会颠覆整个行业。传统彩电公司面临的是谁?他们的胜算几何呢?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在去年9月的暴风“风迷节”,暴风提出了全新的战略转型。从此前提的“DT大娱乐”变为目前的“AI 两块屏”——AI电视和VR头显。

“小米电视是以低端、低价为卖点。”资深家电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对时间财经分析道,“代表了中国市场非常庞大的情况下,有消费升级、消费降级的两个趋势,消费两极化的趋势,小米占据了消费降级的趋势。”

刘耀平将之称为电视的第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卖电视硬件的阶段;第二阶段是互联网电视,有一些服务在里面;第三阶段是AI电视,千人千面,智能家居全面启动,那时候拼的就是运营能力、数据能力。

“乐视的入场姿势是对的,也是乐视的理想,但后来开枪把自己毙了”,对于这个曾经的老大哥,刘耀平还是有不少崇敬。暴风曾紧随乐视做互联网电视,也曾经极力以暴风“联邦生态”来模仿和对标乐视的“超级生态”。

中国彩电产业会陷入一场“混战”吗?

2020年之前的时间窗口为什么如此重要?因为AI来了,BAT都要入场了。

乐视算一个。乐视超级电视开辟了一种全新的玩法,乐视重新定义了互联网电视,以新的思路重新做互联网电视的操作系统、交互系统、构建服务平台、改造优化内容,让人看到了互联网公司做硬件的可能性。

乐视电视启用新品牌乐融,也图东山再起。其在2019年3月宣布,乐融Letv超级电视将AI和智慧家居落地,未来通过乐融Letv超级电视超过500多个品牌的产品将实现智能互联,并称这也是业界首创三中心AloT系统。

现在看上去,还是互联网电视与传统电视的竞争。但不可否认的趋势是:无论是传统电视企业,还是互联网电视企业,都在向着AI电视迈进了。

三、暴风All in TV

据2018年度彩电行业研究发布会报告,继2017年彩电销量大幅下滑之后,2018年国内彩电市场依然低迷。2018年,国内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为4774万台,同比微增0.5%;零售额规模为1490亿元,同比下降8.6%,零售均价3121元,同比下降9%。

暴风在这个时间点上主动PK小米是什么意图?暴风有赢的机会吗?百度、腾讯、阿里都在以不同的形式进入AI电视,暴风和小米的处境还好吗?今天,懂懂笔记来详细分析一下互联网电视的战局,以及暴风此举的目的。

暴风PK小米:争夺价格段、争夺定价权

可以预料,经过互联网电视冲击洗礼过后的电视厂商们,在2019年面对挟5G、AI、IoT等概念再次来袭的闯局者时,竞争会更加激烈。(北京时间财经 梁齐)

图片 4

在AI电视的AI能力上,目前主要是AI语音助手 信息流推荐引擎。暴风采用了科大讯飞 的语音识别,然后自己做一些自然语言处理的技术。在信息流方面则是全面模仿今日头条,在暴风影音上以长短视频信息流和智能推荐取代了人工编辑,期望能够提升对内容库的调用、提升用户使用时长、增加广告资源,使得大小广告主都能入场信息流广告。

如何玩转夕阳产业?

小米电视在前几年一直没有达到雷军的预期,在小米内部对这一业务的领军者——王川其实是颇有微词的。但2017年乐视的退出,小米迅速以极致性价比的4A系列横扫市场。从2017年的7月10日正式量产,到2018年3月9日100万台正式下线,小米电视4A 32英寸仅用8个月时间,成为中国电视行业最快破100万台的电视单品。

江湖高手过招,每一拳都必争高下。

现阶段,已经有长虹、海信、TCL、创维、海尔、飞利浦、东芝、LG等十多个品牌相继声明将AI、IoT等最新技术应用到产品中。

“风暴”的核心战术是“性价比”,以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价格、但又不低于行业水平的产品快速占有市场,同时也间接加速了市场的普及程度。红色正版风暴加速了正版软件的普及,蓝色安全革命让杀毒软件走进普通消费者家庭。后来,雷军创办的小米,再次用了性价比,不仅是小米在三年内成为中国智能手机的第一(当然后来市场又有起伏),其最大的贡献是加速了中国智能手机的普及进程。

刘耀平在创维做了14年的电视,是实打实的硬件老兵。2006年,他想在创维做软件,引进互联网服务,但是由于创维没有互联网平台和技术,没法做。近来,创维正式与百度在人工智能上开展合作,酷开OS 优化提供媒体资源库,DuerOS为电视提供技能库,将电视变成智慧屏幕。

有媒体报道,华为将于4月发布电视,55吋的屏幕供应商为京东方,65吋的供应商则是华星光电。就此事,华为方面对时间财经表示“不评论”,京东方的媒体联系人也对时间财经表示“还不清楚此事”。华星光电曾回应媒体称,“华为是华星光电在大尺寸及中小尺寸显示屏上的重要合作伙伴,在大屏显示终端领域正洽谈合作。”

但能不能真的超过小米?其实刘耀平也很清楚,以今天暴风与小米市场份额的差距,即使暴风出了这样的狠招,也很难短时间超过小米,“不一定,希望我们在第四季度的时候,某一个月能超过它。”刘耀平坦言,风米之争一年打不完,而且小米的资源非常多,“如果老雷亲自出手,还是蛮厉害的。”

雷锋网还记得,2016年的暴风“玫瑰风暴”也是一场直接PK友商的硝烟之战,那个时候暴风硬怼的正是乐视。

曾经颠覆

暴风TV在2017年开辟了AI的赛道,将精力都集中于AI,没想到小米的4A一下子大火。暴风也很着急,但是资金链的紧张使得他们无法快速掉头。所幸,凭借开辟的新赛道——AI电视,也收获了不少用户和口碑。

刘耀平在现场丢下了狠话:1999元的50寸暴风AI电视7是这个价格段全世界最好,无论是任何品牌,创维、海信,我负法律责任说全世界最好。

2019年2月27日,暴风集团发布了2018年业绩快报,暴风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1.23亿元,同比下降约41.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90亿元,同比减少2076.43%关于业绩暴跌,暴风集团解释中提到,二是暴风智能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处于业务快速拓展期,为积累用户,抢占市场份额,营销推广力度加大,成本费用增加。

前几天,腾讯与乐视电视的合作新闻传出,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懂懂,他们双方还在探讨更深一步合作的空间。

那么,暴风的战略可以说是All in TV。刘耀平介绍到,“暴风大的战略布局是AI 两块屏,现在是把研发力量、用户平台的资源、所有团队的能力、品牌等等赋能到家庭互联网,做AI电视。那第一步是要把AI电视的用户规模和数据结构要做到最好,同时它要跟家庭互联网的规模要发生关系,这个是基本上就是暴风TV的战略模型,也就是进入到第二个阶段我们一定要赢,就是AI互联网这个阶段。而进入到第三个阶段,第四个阶段的智能家庭上,因为现在很多是弱智能,到了大智能的时候,暴风能获得定位上的优势,就可以了。”

彩电行业第一波颠覆者来自互联网。2013年5月7日,乐视第一代电视X60发布。同年9月,小米电视发布。这些搭载了更多智能和联网能力的互联网电视类型,震撼了传统彩电行业。

后来2003年,雷军又发起蓝色安全革命,金山毒霸新品199元价格降到50元,加速了正版杀毒软件的普及,金山也从杀毒行业的后进者成为领先者。这一次,时任金山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冯鑫是操盘者。

会上,暴风发布定价999元的40英寸暴风AI电视4,直接正面PK同等价位的32英寸小米电视4A。暴风从产品性能、价格、定位,都跟小米电视4A进行了赤裸裸的对比。如何怼小米电视,是沟通会的整个基调。

“华为在电视品牌上很可能将会效仿智能手机那样,采取双品牌策略。”熟悉电视行业的人士董璐表示,荣耀预计今年四五月份会先推出电视,华为电视今年下半年也会推出。

刘耀平很清楚,未来两三年之后,暴风很有可能要直面BAT的竞争。时间窗口不长,暴风没有时间慢慢长大,必须通过挑起“风米之争”快速长大,同时也在与小米的战争中锻炼自己——2020年之前,对于暴风来讲是至关重要的时间窗口,而去年底拿到的8亿融资则是暴风这两年的弹药。

在专访阶段,刘耀平也谈到,虽然AI电视的竞争上,传统电视厂商没有优势,但是他还是担心BAT的入场,尤其是百度。暴风目前能做的就是枪战先机,早早进入AI电视市场。

以暴风TV为例,该业务在2016年实现营收9.3亿元,超过暴风集团传统广告业务的5.8亿元。2017年营收更是扩大至13.5亿元。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曾多次强调,暴风TV是暴风集团的未来。然而,电视领域的颠覆来的没有那么容易。

师从雷军,今天冯鑫也要用老师的战术来挑战老师。其实做互联网电视走到今天,暴风与小米已经是不得不战:以前互联网电视还是一片混战,而今天几乎只剩下小米和暴风。

酷开的转型成为互联网电视的缩影。随着2016年底乐视电视因“乐视危机”陷入困境,曾经一时饱受追捧的李怀宇的微鲸电视、冯鑫的暴风TV等也都已经风光不再。上一波互联网电视的明星品牌,多半陷入危急。电视业务甚至成为他们亏损主要原因。

阿里则是早早就布局了智能家居,也参与投资了多家电视企业。而去年发力的智能音箱----天猫精灵更透露了阿里的野心。

华为有着品牌的高知名度,进入电视行业自然引人注目。其实,这一波改变伴随着5G、AI、IoT等概念的走热已经早有征兆。

暴风这次推出两款主打产品:999元40吋暴风AI电视4(40X)和1999元50吋暴风AI电视7C。注意,这两款产品是卡了两个关键的价位段:1000元和2000元。暴风要在这两个价格段做“全世界最好”的电视。这里暴风所说的全世界最好,懂懂理解为这个价格段上“性价比”最好的产品。

暴风这一次的聚焦是全方面的:

2017年下来之后,由于乐视的自杀,小米和暴风都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增长,当然小米增长更快。而其它互联网电视则开始消退,似乎行业的第一轮洗牌已经结束。

刘耀平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现在讲美好生活是消费升级,我们觉得美好的生活不应该用凑活的产品(指小米4A)去将就。”

举个例子:999元40吋暴风AI电视4(40X),暴风对标的是小米同样999元的32吋4A。在这次发布会上,暴风毫不留情的做了暴风AI电视4和小米4A的全面对比,在现场的懂懂听完这段长长的PK,就理解为什么冯鑫不亲自参会了。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图片 5

从这一层意义上说,雷军与冯鑫是师生关系。冯鑫在后来自己创业中,也多次请教过雷军。甚至在小米做了电视之后,暴风也想做电视的时候,冯鑫还专门问过雷军的意见。

第一,现在还是互联网电视的普及期,这与当初金山软件、小米手机挑起的价格战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个阶段的价格卡位战,不只是从别人饭碗里抢食,而是加速市场普及,把饼做大。

最后一点仍然是注意力和决心。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脑子是否可以彻底更新过来,我自己也将通过带一个电视的新产品让自己更加深入,同时我也建议暴风的核心项目负责人都或多或少的参与或牵头一个跟电视相关的项目。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互联网电视在前几年被乐视和小米带火,其中乐视一家独大,而后又有几个跟风进来的企业,暴风也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PPTV、风行、微鲸等一众品牌。

师生之战:多么熟悉的“风暴”

图片 6

商业资源:我们的广告销售队伍将集中注意力顺应大势引导客户进入大屏广告投放。我们也要将互联网用户收费运营、金融业务、电商、游戏等商业业务逐一并顺应时机的在大屏和家庭互联网中推进。

——————————————————————————————————

暴风用什么“挑”小米

暴风TV CEO刘耀平认为:“我们跟小米争的本质是争夺价格段,就是争夺定价权。某个重要价格段,谁做了压倒性的优质的产品和服务,谁就赢。”

暴风这个时候发动“价格战”,是否有效?懂懂认为是有效的,原因有三:

前面讲了师生之战,以及具体的打法。接下来说说为什么暴风要在这个时候发动一场“风暴”?这就要从互联网电视的格局和时间窗口说起。

赛道变换:互联网电视转向AI电视

价格段卡位,其实也是现在硬件销售中常用的一种手法。卡位,就要做到极致,否则很难成功。就像刘耀平说的,“这个价位段做到全世界最好”。暴风这次卡了999、1999两个价位段,4月11日还将再推出一个价格段的产品。三个价格段的卡位,懂懂认为999元这个价位段,机会最大。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图片 7

2017年,互联网电视出现戏剧性的一幕。乐视因为资金链问题爆发,所有业务都陷入停顿,乐视电视也未能幸免——也就是说行业老大自杀了。

产品技术资源:我们将全力协助,进而到专心在即将到来的互联网TV应用服务、AI语音、AI推荐、以及物联网服务等新的产品技术领域逐步推进。

2017年的大赢家是小米电视,小赢家是暴风。

理解了整个互联网电视格局的走向,以及暴风集团的战略调整,也就理解今天暴风向小米挑战的原因了:在这个市场,小米是暴风惟一的“靶子”了,并且要在2020年之前,确立安全的地位。

第二,中国用户对价格的敏感度非常高。大家看看每次“双十一”、“618”等各种活动时消费者的疯狂就能懂了。再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拼多多,不就是“低价”成就的现象级企业吗?暴风此次把40吋AI电视拉低到千元价位,对用户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也会对整个市场形成冲击,或将重新定义这个尺寸产品的定价规则。

暴风这次发布的主题是“玫瑰风暴2”。听到“风暴”二字,懂懂笑了,这不正是雷军最擅长的战术吗?

4月2日,就在米粉节即将开始之前,暴风向小米正式下了“战书”,颇有“截和”的意味。

用老师教的战术来与老师正面竞争,怎么打?懂懂在这里仔细拆解一下具体的打法:极致性价比,卡位——两个关键词。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传统厂商末路,潮流家电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