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电器

当前位置:云顶国际 > 家用电器 > 说好的999元诚意呢,接手乐视6000多家线下实体店

说好的999元诚意呢,接手乐视6000多家线下实体店

来源:http://www.paisapatin.com 作者:云顶国际 时间:2019-10-14 10:47

近日,暴风AI电视40英寸999元的消息刷爆朋友圈,被誉为“国民电视”。在发布会上,暴风TVCEO刘耀平直接将矛头怼向了小米,宣布该产品公开对标小米旗下破百万台爆款机型4A系列32英寸电视。作为应对之策,小米随机宣布该32寸电视降价100元。不过,一个星期过去了,暴风似乎已经扛不住了,有天猫平台的消费者吐槽道,“才卖4000台就涨价了,这是玩不起了吗?” 在京东平台上,暴风该款电视已经改为“预约”状态,且限定抢购时间仅为1个小时--4月13日8-9点限时限量999元抢购。 2017年,受面板价格的大幅上涨,电视行业遭遇十年内最差三季报;而受乐视风波影响,互联网电视发展模式也遭到质疑,互联网电视品牌集体哑火。进入2018年,随着面板价格的企稳和小幅下降,萎靡一年的互联网电视行业又抖擞起精神,而开年放送便是风米斗法。不过,相对于“羽翼丰满”的小米而言,暴风发动的这场“价格战”底气略显不足。 2018年2月27日,暴风集团发布2017年业绩预报,报告显示,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19.12亿元,同比增长16.07%;营业利润-2.55亿,同比增长33.79%,归属股东净利润5300万元,同比增长0.45%。报告称,营收增长主要由于公司控股子公司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在2017年推进硬件产品的不断升级,同时发挥软件运营优势,产品获得用户认可,互联网电视销量稳步提升,营业收入增幅明显。同时营业利润亏损收窄,当期利润大幅增加。 不过,尽管研报显示暴风正在成长,但董秘王婧以及部分高管的离职以及融资不到位的情况还是有粉饰太平的嫌疑。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小米2017的成功逆袭,2017年1-9月,中国电视销量规模同比下降9.2%,而小米电视销量同比增长99%,4A系列32英寸电视更成为销量破百万的“爆款”。2017年,小米开始冲击IPO,银行分析人士认为2017年小米净利润应不少于10亿美元,而小米发言人私下证实,公司营收业绩150亿美元,已超过预期目标,但拒绝就具体事宜及财务状况加以说明。分析人士认为,2018、2019小米利润有望继续大幅增加,1000亿美元IPO价格是“合理的”。 两相对比,小米的拳头更硬。 随着乐视的“沉没”,互联网电视品牌正在试图瓜分其原有的渠道资源,刘耀平向媒体透露,目前暴风已经着手接管6000余家乐视线下体验店。他表示,如今线下零售商一类是本来卖家电的,一类是新撞进来的,“乐视LePar有大批零售商是以前没做过零售的,这批人会很惨,以电视为主的LePar零售店我都没要,因为电视不是大流量的产品。我们的做法是借老船出新海,针对有零售能力的零售店,把中间环节全部平台化,直接赋能他们做销售。” 显然,在价格战以外,暴风正在模仿小米的“米家”模式做零售。 随着电视行业进入下半场竞争,已经熙熙攘攘的“围城”仍不断有人入局,未来鹿死谁手,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4月2日暴风召开的“玫瑰风暴2 王者归来”暴风AI电视媒体沟通会上,暴风TV CEO刘耀平多次重复这句话。

4月10日,乐视移动高层再次做出重大调整,乐视控股战略副总裁阿木代替冯幸出任乐视移动CEO。 乐视紧绷的资金链条到底有没有松弛一点,仍是个谜。去年11月,乐视首先在手机供应链出现资金问题。为缓解供应链压力,乐视开始以“债转股”方式来挽救手机业务。 乐视的债务方——面板供应商信利电子、组装供应仁宝电脑、电线模组供应商硕贝德,拿到了乐视网子公司乐视致新的股份,乐视给出的承诺是,在2019年12月31日前,将乐视致新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并向证监会申报。 依靠向供应链企业融资的方式是否能让乐视手机资金链问题得到缓解,仍然存在不确定性。记者从调查中了解到,乐视目前还面临线下渠道的信任考验。 华强北5家门店只剩1家 零售线上、线下市场份额三七分,已经成为手机行业共识。线上市场的天花板,让曾经的小米、荣耀等互联网品牌也开始布局线下,乐视亦是。早在2014年8月,乐视就开启了“LePar超级合伙人”计划,也就是线下零售店的经销商模式。 时任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销售副总裁张志伟宣布,在与乐视合作期间,LePar有机会获得乐视相应金额的股权认购权利。未来3年,乐视控股公司将与LePar分享5%的股权。而根据目前乐视控股公司的规划,预计在2022年,全部LePar所能分享的股票价值将达到850亿元人民币。 乐视给渠道零售系统的加盟商户画了一个足够大的饼。依据此前乐视官网公布的LePar店城市分布图统计,2016年上半年LePar体验店数量合计有3500多家。乐视的线下零售店,除了LePar之外,还有乐视移动以及乐视入股的网酒网开设的零售店,乐视曾对外表示,截至2016年9月底,其已在全国铺设了近10000家生态体验店。 愿景诱人,但某些变化悄然到来。 2017年4月初,记者在深圳华强北走访了解到,乐视总裁贾跃亭和富士康总裁郭台铭都曾前来站台的乐视旗舰店,年初已经停业,并开始重新招商。不过,因乐视商城官网LePar店城市分布图网页已经无法打开,所以也无从判断LePar店目前的开业情况。 深圳华强北是手机零售店集中地,此前乐视在华强北有5家零售门店,分别是乐视移动体验店、LePar体验店以及乐视入股的网酒网开设的零售店,但目前只剩赛格广场一家门店。 “就这一家门店还是依靠乐视的补贴才活下来,此前销售乐视手机的零售商好多都开始销售航模了,隔壁的韦奇航模此前就是乐视的零售商。”知情人士张强告诉记者。 4月12日,乐视移动方面对记者表示,“我们的线下主要通过LePar体系覆盖,区别于传统的零售店,其实我们是合伙人制度,与线下零售合作伙伴建立共赢关系,正在稳步拓展中。覆盖全国的LePar目前规模已达近10000家,成为乐视全生态产品与用户接触的重要平台。LePar体系的建设在2016年主要聚焦在三到五线市场。” 线下渠道的信任考验 2015年11月,张强是乐视手机在深圳的一名代理商。他对记者表示,渠道商和出货价格始终在倒挂。 比如乐视2手机电商售价是1099元,张强作为代理商,每部从上级代理商普天泰利拿到的价格是1045元,按计划转给零售商的价格是1090元,每部手机45元利润。但是因为销售不好,按照1090元的价格根本转不出去,所以日常给零售商的价格是1030元,这样每部需要倒贴15元。 虽然乐视致新对渠道商每部手机补贴从15元到200元不等,但还是难以覆盖代理商的成本。 “在深圳,据我了解乐视单月出货最多5000台,这是一个相当小的量。拿完乐视的补贴利润后月营收2万元左右,房租、水电、员工成本都无法覆盖。在去年7月出完最后一批货就不再做了。我退出的时候还是个高点,现在你看看,乐视之前在深圳有20到30家零售门店,现在10家都不到了,剩下的基本是靠乐视移动的补贴在维持。”张强表示。 另一个让张强退出的重要原因是,乐视渠道管控经常出现串货的现象。“溢价能力本来就非常低,这样一来,根本玩不下去。我代理过不少品牌,客观地说,乐视对线下渠道的领导能力比较差。我所认识的广西、湖南、湖北的乐视代理商都已经停了。” 不过,就张强的说法,记者未能从乐视方面获得证实。 记者联系到广西的乐视省包商负责人叶启朝。叶启朝从今年4月份开始不再同乐视方面合作。“从去年9月份就已经开始出问题,我撑到这个月放弃的主要原因是,3月份乐视在广西的地推营销人员在减员,看不到希望了。”叶启朝称。 他对记者介绍说,“全国都没有销量,我给你举个例子,我认识有个窜货贩子以前每个月能卖60000到70000部乐视,现在每月只能卖5000部。我在广西,高峰时能卖1万部,上个月一共提了500部只卖出去200部,从去年9月到现在亏损了300多万元。” 叶启朝表示,最灰心的是在渠道最困难的时候,乐视没给任何说法来稳定其信心。“有些手机品牌,如果渠道在一款产品上亏钱了,在新产品上来的时候会想办法补给你,如果乐视给个说法,我亏1000万元也认了。渠道管控不能一碗水端平、品牌力度、产品竞争力都有问题。” 根据HIS公布的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数据排名,华为、OPPO和vivo排在前三,出货量分别为1.39亿部、9500万部和8200万部,小米出货量为5800万台,排第四名,随后依次是联想、TCL、金立、魅族和乐视。 HIS分析师王阳对记者表示,2016年乐视1900万智能手机销量,国产品牌排名第九,所有出货中线下渠道份额占到40%,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渠道主要是销售库存,并没有新的货源进入渠道商。 乐视需要抚平的还有零售门店的信任考验。 安徽一家综合品牌的手机渠道商告诉记者,“从今年初开始不再销售乐视的手机产品。”他介绍主要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从去年底开始,乐视的售后服务出现问题,消费者购机故障后,乐视没有零部件供应维修,给出的方案是需要等待两个月时间更换新机,零售最怕出现这种事情;还有一个最大的担心是,从去年开始乐视出现资金链问题,我们害怕品牌难以支撑而出现大量库存,不敢再进货了。 IT资深评论人士孙永杰认为,目前乐视手机陷入出货量与营收均下滑的窘境。如果说之前乐视手机的策略或者说模式,是以低于手机硬件的成本价来促进自身手机销量的增长,“化反”成乐视的会员,那么从目前看,这种模式已经失效,即在营收大幅下滑和亏损的情况下,手机销量不增反降,这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曾几何时,小米电视被认为是乐视电视的最大挑战者,两者也是口水战不断。不过,随着小米的整体式微,乐视的势头越发凶猛。在刚刚过去的京东618大促,首次参战的暴风TV销量一举超过小米、微鲸等多家互联网电视,仅次于乐视的互联网销量。 在小米TV被甩下之后,新的竞争者又快速补位,同样是剑指乐视电视。在刚刚过去的京东618大促,首次参战的暴风TV销量一举超过小米、微鲸等多家互联网电视,仅次于乐视的互联网销量。 一不做二不休的暴风TV,继而宣布将在6月28日举办“628VR电视节”,其口号是“买会员送电视”,再度打出了硬件免费这个噱头。值得一提是,6月18日,乐视打出的口号也是“买会员送硬件”。 “电视的硬件本身是双刃剑,传统企业打价格战打得够低了,没有用。新玩法是硬件免费,我们现在也要开始这样去玩,就是买会员送电视。那么大的蛋糕别人玩不了,只有我们跟乐视玩”,6月25日,暴风TVCEO刘耀平接受采访时表示,“互联网企业做的互联网电视,硬件自己做、内容自己做、软件自己做、账号体系、会员体系自己做,是一个完整的服务。某种意义上,传统企业都不是乐视的对手,更不知道怎么还手。接下来,我们会是乐视强有力的对手。” 暴风TV死磕乐视TV 自2010年在创业板上市以来,乐视网的多元化版图扩张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其“野心”早已让当年的优酷、土豆、爱奇艺等望尘莫及。不过,谁也没想到,当年最弱的暴风科技并没有被甩下,反而追了上来。2015年,暴风科技在创业板上市,暴风科技CEO冯鑫曾表示,“乐视上市6年所做的事,我们要在两年的时间完成”。 在业界看来,在互联网电视、影视剧、体育等诸多领域,暴风的确正在“复制”乐视,其目的则是追赶——伴行——超越。 在互联网电视领域,成立不到一年的暴风TV已经显露出咄咄逼人之势。公开信息显示,暴风TV于去年7月份成立,12月2日发布了第一代产品。今年5月4日,暴风TV发布了第二代产品,同时也是全球首款VR电视,标志着整个电视行业正式迈入VR时代。除了技术之外,在价格上,暴风超体电视40X战警版以999元的裸机价将互联网电视一举拉低到千元机时代。在业界看来,作为后来者的暴风TV,要想在短期内追上乐视TV,价格战是绕不开的手段。暴风方面亦承认,就是要这样“简单粗暴”。 那么,暴风TV的战绩如何呢?“目前每个月都是超过5万台的销售,货源充足的情况下每个月能做到10多万台。从创立至今,我们的销售总量接近30万台,今年的目标我们依然是以百万台为目标”,刘耀平透露。 作为互联网电视与传统电视最大的区别,付费用户数更为关键。对此,刘耀平透露,“目前付费用户数有10万,我们希望今年年底的时候付费用户数的渗透率能做到10%以上,终极目标肯定是要做到20%以上”。 对于20%这个门槛,刘耀平解释道,当每100个电视用户中有20个用户付费时,传统电视企业就被灭掉了。这是个社会法则,人类从有部落开始大概就是这样的规律,当20%的人拥护一种新的模式时,另外一种模式就彻底被颠覆掉了。当20%的电视用户愿意为付费会员买单时,互联网电视就会直接把这个行业变成互联网公司的天下。 暴风TV看淡小米 尽管暴风TV一直在叫板乐视,但在刘耀平的规划中,依旧给乐视留了重要的位置,但已经没小米什么事了。“我觉得未来互联网电视领域应该是‘2 3 2’模式,前两家比较牛的,每年销量在1500万台以上。3的规模就是第二梯队的了,每年销量有个4、500万台,后面再拖个2。我们想争取成为前面两个2中的一个,另一个现在看是乐视,和小米无关”。 对此,刘耀平进一步解释称:“小米做电视比乐视还早,但做了三年也就这个样。小米的本质是学ZARA或优衣库,前店后厂,但是有两个难题没解决掉,优衣库或ZARA是大服装品类的概念,不同的季节在鞋帽等不同品类当中打爆款,这个逻辑是成立的。小米打爆款的能力挺强,但是用户感知不到这些智能硬件是作为一个大品类,最近有人说它是杂货铺,就是没有形成大品类的概念。 如果说,目前谁都可以成为小米的“医生”的话,那么,暴风TV对苹果、华为的“不服”,则进一步显现出暴风TV的“骄傲”。 “为什么苹果电视一直起不来,因为苹果做手机有APPStore分发,这个在电视上做不到。在美国做分发的,像迪士尼等等都很强势,跟苹果没啥关系,苹果再牛都没用。同样,中国是苹果第二大市场,但它也提供不了这些服务,外国品牌想在中国搞互联网尤其视频这种文化产业就别想了,”刘耀平表示。

会上,暴风发布定价999元的40英寸暴风AI电视4,直接正面PK同等价位的32英寸小米电视4A。暴风从产品性能、价格、定位,都跟小米电视4A进行了赤裸裸的对比。如何怼小米电视,是沟通会的整个基调。

一向紧跟乐视,把乐视当做模仿对象和竞争者的暴风,怎么一转眼就开始狂怼小米?乐视目前的状况显然已无法保住互联网电视老大哥的地位,曾经与小米争第二的暴风,现在说,我们要争第一了。在AI电视的竞争上,刘耀平没有将传统电视厂商当做竞争对手。虽然目前小米先做了AI音箱,还没开始做AI电视,但是在刘耀平看来,“小米并不傻,一定会大张旗鼓地做AI电视。”

刘耀平在创维做了14年的电视,是实打实的硬件老兵。2006年,他想在创维做软件,引进互联网服务,但是由于创维没有互联网平台和技术,没法做。近来,创维正式与百度在人工智能上开展合作,酷开OS 优化提供媒体资源库,DuerOS为电视提供技能库,将电视变成智慧屏幕。

在刘耀平看来,进入到AI互联网的时代,AI电视诞生后,就变成了互联网品牌的PK,跟传统品牌没有多大关系了。互联网电视最重要的是整合硬件、软件、服务。“你纯粹搞硬件的人,能够把互联网软件、云端计算能力做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你做软件服务出身的,能够把硬件这么长、这么重、有江湖深度的供应链搞好,也不容易。互联网电视品团队中,既拥有硬件能力、软件能力,也拥有互联网服务能力的团队不超过3个。”

乐视算一个。乐视超级电视开辟了一种全新的玩法,乐视重新定义了互联网电视,以新的思路重新做互联网电视的操作系统、交互系统、构建服务平台、改造优化内容,让人看到了互联网公司做硬件的可能性。

“乐视的入场姿势是对的,也是乐视的理想,但后来开枪把自己毙了”,对于这个曾经的老大哥,刘耀平还是有不少崇敬。暴风曾紧随乐视做互联网电视,也曾经极力以暴风“联邦生态”来模仿和对标乐视的“超级生态”。

雷锋网还记得,2016年的暴风“玫瑰风暴”也是一场直接PK友商的硝烟之战,那个时候暴风硬怼的正是乐视。

从销量来看,乐视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哥。曾经乐视以不挣钱的硬件来支撑软件和内容收入,几乎是靠烧钱来支撑电视业务。以乐视如今的状态,即使电视这块业务还没废,也是没钱再来支持庞大的硬件亏损和内容版权费用。

目前,刘耀平向雷锋网透露,暴风已经接手6000多家乐视的线下体验店。“现在线下的零售商分两类,一类是本来卖家电的,还有一类是新撞进来的,乐视的LePar有大批都是没有做过零售的,这批人会很惨。以TV为主的LePar零售店我都没有要,因为TV不是大流量的产品。我们的做法是借老船出新海,就是有零售能力的这些零售店,我把中间的环节全部做平台,直接赋能给他去销售。乐视里边符合这个特性的,有一部分转到我们这来了,不符合这个特性的我们也没要。”

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线上的流量越来越贵。一直靠线上销售的小米也做起了“米家”实体店,暴风也希望能铺好线下销售零售店,为AI电视之战做好准备。

暴风PK小米:争夺价格段、争夺定价权

江湖高手过招,每一拳都必争高下。

2015年7月,暴风TV成立,12月发布超级电视。2016年,当时市场上的互联网电视多是32寸,暴风推出999元的40寸的超体电视,想要取代32寸互联网电视的市场份额。从暴风给的数据来看,他们确实取得了一些成果。据AVC奥维云网数据显示:40寸互联网电视销量同期提升1.5%,市场占有率提升10.8%;同时,32寸销量下滑2.4%,市场占有率下降15.5%。

而暴风的40寸的面板遭遇多个事件,导致成本一度上升。第一件是台湾地震,刚好把为暴风40寸电视生产面板的厂商震坏。然后三星频频出现“爆炸门”,大力投入手机OLED生产,导致电视面板的价格翻倍。这样,暴风去年的“玫瑰风暴”取得的战果,因为面板的供给不足、成本上涨,对暴风的影响极大,一下子就赔钱了。

雷军出牌,向来能出其不意。小米用做手机的思路做电视,早在2013年9月就发布了1999元和2999元的小米电视,其定价几乎只有传统厂商的一半。在2016年,小米没有跟风做大屏,而是重新以三年前的思路做产品,做了一款32寸的小米电视,定位为年轻人的第一台电视,以999元的低价占领市场。2016年,暴风一共卖了80万台电视,而小米32寸的电视一出来,订单量就破100万,销量比暴风高出1倍多。

小米目前显然已经先一步拿到了价格定位者的角色,小米带领起的价格战,暴风不得不跟。

接手乐视6000多家线下实体店,暴风将如何与小米打响AI电视争夺战刘耀平坦言,“我们跟小米争的本质是争夺价格段,就是争夺定价权。也就是在关键价格段,谁做的产品更好,不论是硬件、软件、黑科技、黑体验,还是更好的服务和服务效率,就是某个重要价格段,谁做了压倒性的优质的产品和服务,谁就赢,本质是这个。”

因此,暴风此次主要卡位两个价格段:999元和1999元。暴风推出999元40寸暴风AI电视4、1999元50寸暴风AI电视7。

刘耀平在现场丢下了狠话:1999元的50寸暴风AI电视7是这个价格段全世界最好,无论是任何品牌,创维、海信,我负法律责任说全世界最好。

经过几年的摸索,刘耀平对暴风做硬件的能力似乎信心十足。虽然小米也是以软件入场,但是红米手机可以说取得了手机硬件的成功,目前小米的硬件生态链也日渐完善,已经成为估值万亿人民币的大体量公司。把公司的重心放在TV的暴风,真能打得过小米吗?

三、暴风All in TV

在去年9月的暴风“风迷节”,暴风提出了全新的战略转型。从此前提的“DT大娱乐”变为目前的“AI 两块屏”——AI电视和VR头显。

虽然在2016年,暴风曾凭借VR风口创造出“暴风魔镜”,使得公司股价一度飙升。但是,随着VR行业软硬件逐渐成熟,暴风的低端VR眼镜盒子已经没法再在战略层面帮助暴风公司赢得股民青睐,其筹备已经的暴风VR一体机销量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么,暴风的战略可以说是All in TV。刘耀平介绍到,“暴风大的战略布局是AI 两块屏,现在是把研发力量、用户平台的资源、所有团队的能力、品牌等等赋能到家庭互联网,做AI电视。那第一步是要把AI电视的用户规模和数据结构要做到最好,同时它要跟家庭互联网的规模要发生关系,这个是基本上就是暴风TV的战略模型,也就是进入到第二个阶段我们一定要赢,就是AI互联网这个阶段。而进入到第三个阶段,第四个阶段的智能家庭上,因为现在很多是弱智能,到了大智能的时候,暴风能获得定位上的优势,就可以了。”

在AI电视的AI能力上,目前主要是AI语音助手 信息流推荐引擎。暴风采用了科大讯飞 的语音识别,然后自己做一些自然语言处理的技术。在信息流方面则是全面模仿今日头条,在暴风影音上以长短视频信息流和智能推荐取代了人工编辑,期望能够提升对内容库的调用、提升用户使用时长、增加广告资源,使得大小广告主都能入场信息流广告。

AI电视还在初级阶段,暴风入场很早,但是也并不等于其就能获得红利。暴风TV盈利的关键还在于获客成本和ARPU值。刘耀平告诉雷锋网,暴风TV入场时的获客成本有400多,去年大概是100多,今年可能降到几十元。

在专访阶段,刘耀平也谈到,虽然AI电视的竞争上,传统电视厂商没有优势,但是他还是担心BAT的入场,尤其是百度。暴风目前能做的就是枪战先机,早早进入AI电视市场。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说好的999元诚意呢,接手乐视6000多家线下实体店

关键词:

上一篇:赋能新经济,衣锦还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