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信息

当前位置:云顶国际 > 物流信息 > 政协委员来化解,代表委员建言打通快递

政协委员来化解,代表委员建言打通快递

来源:http://www.paisapatin.com 作者:云顶国际 时间:2019-10-31 13:42

随着我国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近年来,物流业发展迎来了“春天”。然而,伴随电子商务触角的不断延伸,城市快递末端和农村物流短板逐渐显现。

今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再度关注快递业,要求“促进电商、快递进社区进农村”。快递业再次成为诸多代表委员的热门话题。

在城市,快递“最后一公里”面临网点安家难、车辆上路难、进门难、员工雇佣难等多重障碍;在农村,“电商下乡”路上同样遭遇了物流成本高、效率低、生鲜农产品损耗大等种种挑战。

快递业经过5年的高速发展,从2012年的56.9亿件增长到2016年的312.8亿件,年均增长率超过50%。快递业推动了我国电子商务和网络零售业的高速发展,也为数百万劳动力提供了就业机会。但是,快递业的“最后100米”始终是困扰行业的难题,设点难、行路难以及相关联的招工难成为制约快递业发展的瓶颈。

今年两会,不少代表委员聚焦物流建设,围绕物流“最后一公里”问题,积极建言献策。

如何化解快递行业的“行路难”,全国政协委员杨超表示,为了在全国范围内规范快递三轮车的运营标准,为了切实保障城市道路交通安全,促进快递行业的良性发展,他就建立大中城市快递三轮车管理办法向本届全国两会提交了一份提案。杨超在这份提案中建议:建立一套切实可行、覆盖全国重点城市的快递电动三轮车管理办法,以立法的形式规范快递电动三轮车的制造、载重、行驶及驾驶资质等标准;对快递电动三轮车实行统一的牌照发放制度;建立全国性的快递三轮车信息管理平台,对快递电动三轮车进行统一的监督、管理和追踪;定期对快递从业人员进行培训,从人、车两个方面全面把控交通秩序和安全意识。

“最后一公里”仍有待通畅

杨超还就解决快递业在社区校园“设点难”向两会递交了另一份提案。他表示,目前,由于缺少相应的管理制度规范,校园快递无序混乱现象层出不穷。杨超为此在《关于制定“快递进学校和进社区管理规范”的提案》中提出建议:建立针对快递包裹进学校和进社区的管理规范,并由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门推动该规范的实施落地;通过设立专业服务基金等方式对建设社区、校园快递服务站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和资金补贴,推进社区和校园服务站的门店建设与服务规范;由国家邮政局或国家级实验室牵头,建立服务站数据监控平台,以开放平台的运营模式,实现服务的协同和数据的互通共享。

“我一年要去十几个地方调研,这次两会带来的提案是在去年一年调研的基础上形成的,关注的是物流建设问题,尤其是农产品上行过程中的物流设施建设问题。”3月6日,在政协小组讨论会上,说到自己的提案,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副校长贺盛瑜委员不自觉提高了声音。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针对城市快递末端服务中存在的快递三进(进社区、进校园、进商厦)难、投递效率亟待提升、末端运载工具急需合法上路等问题,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马军胜表示,当前城市快递末端服务主要存在“三难”。一是网点安家难。以北京为例,受疏解功能和“邻避效应”等因素影响,三环内的快递网点越来越少,很多网点都往外搬迁,快递员投递距离从原来的两三公里扩大到十几公里范围内,大大增加了投递难度。二是车辆上路难。快递电动三轮车具有绿色环保、使用成本低等优势,是目前阶段快递末端配送最合脚的“马掌”,但在很多城市还不能合法上路,成为困扰快递发展的老大难问题。三是快递员招工难。目前快递员劳动强度大收入低,工作越来越难干,员工出入频繁,职业保障难以维系。

“看着车厘子烂掉但运不出去,真的很心疼种植农户付出的辛勤汗水。”贺盛瑜委员带博士生团队调研时发现,在中西部贫困县域,建立物流网络基础设施,已成为培育和提升农业农村发展能力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为疏解城市快递末端服务“痛点”,马军胜提出建议:从政府层面加强城市公共快递末端服务平台规划建设,包括公共快递智能箱和城市公共投递服务中心等设施,将其列入城市公共基础设施计划并安排必要的资助,以解决“最后一百米”问题;出台政策推动城市社区、学校为快递员投递提供方便,为智能快件箱和投递站进入小区或学校设置提供便利;社区O2O被视为快递企业拓展价值和实体商店创造盈利模式的切入点,应该支持快递与社区商店融合发展;尽快完成快递三轮车国标编制,促进快递电动三轮车合法上路。

贺盛瑜委员对农村物流的关注与京东集团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委员不谋而合。“在一些乡村地区走访时发现,这些经济不发达地区主要的问题在于物流建设滞后、销售渠道不畅,农民花高价钱买不到好东西、农民的好东西卖不出高价钱,零售基础设施瓶颈严重拖累乡村产业的发展。”刘强东委员说。

许多代表委员都就中国快递业的健康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全国政协委员牛汝极建议,要健全法律规划体系,将发展快递业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在城乡规划中合理安排快递处理中心、便民服务网点等基础设施的布局建设,将配套建设快递物流共同配送站、智能快件箱等纳入城市社区发展规划。同时,交通管理部门应制定并实施城市快递汽车、快递电动三轮车等车辆管理办法,尽快制定快递车‘标准’,对快递车生产、使用、管理等进行统一规范。只有实现快递车合法、通畅、安全地运营,才能有效促进快递业及电商经济的健康发展,更好地维护消费者的利益。

除了农村物流,城市中快递的“最后一公里”同样存在障碍。“城市快递末端服务短板日益凸显,主要面临网点安家难、车辆上路难、进门难、员工雇佣难的‘四难’问题,已成为制约高发展质量的突出瓶颈。”国家邮政局普遍服务司司长马旭林委员说。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快递业呈良性发展,涌现出了一批快递业巨头。继圆通速递去年10月上市之后,申通、中通、韵达、顺丰也相继上市。国家发改委年前批准的我国物流业首家国家工程实验室“物流信息互通共享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开始启动,妈妈驿站等多种形式的“快递 ”终端平台已经呈雨后春笋之势。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十三五”期间,我国快递企业有望进入世界级快递航母序列。

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建设仍需强化

据统计,到2020年,预计国内的网络零售总额将超过10万亿元,社会零售总额占比将超过20%,5到8年之后,全年包裹量将超过1000亿件。按现有模式,快递从业人员将超过500万人。国务院相关文件将快递业定位于“现代化先导性产业”。这个产业的健康发展,对国计民生举足轻重。

“要强化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建设、打造智慧物流系统平台。”传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冠巨代表说,“过去,数字技术很好地服务了我们的生活与消费;未来,数字技术会更好地服务我们的生产与制造。为智能制造提供智能化的服务,共享新技术,共创新价值,这是数字技术的新使命和新未来。”

本文转自环球网,并不代表中国( )观点,更多深度物流资讯,欢迎搜索关注“物流视界”微信公众号。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QQ:2547636413

“还是要通盘考虑物流网的建设,这样能极大程度上减低成本。”刘强东委员补充说:“京东花了10年的时间建立起覆盖全国的庞大物流,可以把农村“最后一公里”的物流成本降低50%~70%。尤其是随着无人机技术和新能源技术的进一步落地,整个中国的农村物流状况将会实现质的转变,我也坚信这张物流网络能够带来巨大的价值。”

物流一直是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代表牵挂的问题,他曾多次建言现代物流建设。对于“最后一公里”问题,他告诉记者:“现在的快递箱和快递自取点在有些地方已经建立,我觉得还要构建低环境负荷的循环物流系统,有条件地发展共同配送和夜间配送等方式。”

“最后一公里”还需政府发挥作用

“应充分发挥政府作用,弥补市场机制失灵,探索政府购买服务方式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今年两会,马旭林委员带来了“加强快递末端公共设施建设”“将邮政服务网点延伸到乡村”等4份提案建议。

为破解城市快递末端“四难”,马旭林委员建议,一是由国土资源和住房城乡建设部门出台明确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的公共属性的具体政策,将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纳入城市居民社区建设配套设施中,将用地支持政策落到实处;二是发展城市末端共同配送,建立不同部门间的协调管理制度,理顺城市配送管理机制,建设融电商、快递、蔬菜粮油、饮用水等配送服务于一体的社区配送公共服务站或在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的基础上搭载其他配送功能,避免各自为政、各占一摊,提高社区资源利用率。

针对农村物流建设,马旭林委员算了一笔经济账。他在提案中建议中央财政设立专项资金,出台对村级邮政服务点建设以奖代补的政策。每村建设1个服务点,约需投资2万元左右。

本文转自工人日报,并不代表中国(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小编QQ:2547636413。


2018优质物流服务供应商&精品专线诚信创新品牌评选活动正式开启!!

中国根据企业诚信指数,发货厂家对品牌认可度,客户日常活跃度等大量数据精选出众多品牌代表参与评选。

活动链接: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物流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政协委员来化解,代表委员建言打通快递

关键词:

上一篇:送上门还是送进箱,我行我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