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信息

当前位置:云顶国际 > 物流信息 > 超8成收费用于还债,物流企业呼吁晒晒收费路明

超8成收费用于还债,物流企业呼吁晒晒收费路明

来源:http://www.paisapatin.com 作者:云顶国际 时间:2019-06-30 03:08

值得追问的是,全国层面的收费公路建设投资支出、其收入支出等数据,到底是怎样核算出来的,是由省市或相关公路经营公司自行报告的呢,还是经过相关审计确认的?广东省交通运输部门2014年收费公路“由亏转盈”,前后相差32.7亿元的“乌龙”,就让公众对这“大数据”疑窦更甚。

6月30日,交通运输部通报去年全国收费公路盈亏公告,统计29省市收支情况显示,仅有4省市实现了盈利。这其中,在高达1500亿的巨额亏损中,亏损最大的省份陕西亏了300多亿,盈利最大的省份安徽也仅仅赚了20多亿。广东20天中发布两个版本盈亏统计,由首个报告亏损,变为盈余20余万。

希望公路收费成明白账

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李彦武表示,目前我国公路通行费收入的绝大部分都用来还本付息。“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3600多亿,支出为4300多亿,其中还本付息支出3147亿,占通行费收入的86.2%,2013年高速公路通行费收入3300亿元支出3900多亿元,其中还本复息支出是2920亿元,占通行费收入的88%。”李彦武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称。

收费公路多达上千亿的亏损数额,难逃“糊涂账”的质疑,有关部门必须给出明细账本,才能令公众信服。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热衷于投资修路,其目的之一就是“汽车一响,黄金万两”。岂有前亏后继还乐此不疲的道理?而事实上,今年一季度报告显示,18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平均销售毛利率为58.19%,暴利程度超过银行、地产。因此,对于收费公路连年亏损的说法,许多人是“打死也不信”。

“买路钱”让成本增加,物流人“泪流满面”

按照交通运输部统计,截至2013年底,全国收费公路里程为15.65万公里,占公路总里程435.62万公里的3.6%。其中,政府还贷公路9.95万公里,经营性公路5.70万公里,分别占收费公路总里程的63.6%和36.4%。

当然,收费公路连续亏损,也跟“统贷统还”模式下高速公路“超前”建设的局面有关。而要解决这一死结,两个公路体系当尽早形成:普通公路由政府公共财政承担,提供均等化基本公共服务;高速公路通过收费方式,由用路者支付,提供效率服务。同时努力做到每一条收费公路附近或平行走向上有一条以上可供选择的非收费公路。而这也是交通运输部改革的基本思路。

有媒体就质疑,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收费公路亏损数据有所夸大,目的在于为延长各省市收费公路的收费期限提供“借口”。

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亏损1571.1亿元,较2013年翻了约2.4倍。截至目前,除西藏、海南两省区没有收费公路外,其他29个省区市的2014年度收费公路统计公报均已出炉,仅安徽、广东、浙江、上海四地出现盈余。公路要不要收费?该如何收费?6月30日,交通运输部公布《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简称“《公报》”),公路收费问题再度引起公众热议。对于高速公路亏损,不少物流人士表示,“再亏损,我们真该哭了。”

昨日,交通运输部发布 《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向全社会公开了收费公路的里程规模、建设投资、债务余额以及收支情况,记者注意到,这也是交通运输部首次发布全国收费公路收支情况。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为3652亿元,总支出为4313亿元,亏损661亿。

就在不久前媒体还披露,一季报显示,18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一季度平均销售毛利率为58.19%,超过银行和房地产的48.75%和34.37%,平均暴利程度居各行业之首。高速公路上市公司如此暴利,收费公路却巨额亏损,让人生疑。再加上前些年审计署对18个省份高速公路收费的专项审计报告显示的,其普遍存在高额福利、超编严重等问题,公众难免对此亏损数据缺乏信任。

在2013年和2014年的两份公报中,全国收费公路运营管理支出所占比例都超过了养护经费支出。

公报数据显示,25个省份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仅安徽、广东、浙江、上海四地出现盈余。其中,亏损最多的为陕西省,其次是山东、福建。根据当地发布的公报,2014年度陕西省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为182.45亿元,支出总额为555.30亿元,亏损多达372.85亿元;山东亏损了159亿元,福建亏损了150.1亿元。

同时,高速公路债务问题更加严峻。《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以山东为例,山东双向六车道造价约8000万元至1亿元每公里,按每年6%的利率计算,每公里高速仅还贷就需要近500万元,但目前山东省政府还贷高速公路每公里年均收费仅仅约334万元。

今年年初,交通运输部回应“夸大亏损”时曾说,政府还贷公路债务余额与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基本一致。就算如此,收费公路收入开支是否合规合理,有没有做到专款专用,也亟须追溯。实质上,之前相关审计报告揭示的有些高速公路企业挪用公路专项资金,用于建楼堂馆所,或投资理财等,就说明了问题。

一言蔽之,收费公路盈利亏损,不能让交通部门自说自话。收费公路亏损到底亏在哪儿?必须由独立第三方统计公布。去年底,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曾表示,2015年审计署将组织对部分高速公路进行审计。鉴于收费公路的特殊性质,各级审计部门应抓紧研究部署,早日将全国收费公路整体纳入审计范畴,给公众一份客观、真实、详细的收支数据,让“暴利并巨亏”的收费公路现出本来面目。

收了那么多钱,咋还有巨大亏空?

在661亿亏损的背后,是收费公路的债台高筑。交通部透露,按照2013年总体亏损661亿元计算,相当于每收取10元的通行费,有8.62元用于偿还债务本息,其中4.67元偿还利息,3.95元偿还本金,1.07元用于公路养护,0.59元用于税费支出,1.25元用于运营管理,其他支出0.29元。整体收支平衡结果为负1.82元。

去年针对公众对巨额亏损的质疑,交通部门称,高速公路“近9成收入用于还债”。这次亏损加速,收入被用于还债自然又是“主因”。尽管跟2013年的相关“财务报表”中高达支出总额27%的日常运营管理费比,今年降到9.7%释放出积极信号,可多达上千亿元的亏损数额,仍难逃脱“粗线条”“糊涂账”的质疑。

有媒体就质疑,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收费公路亏损数据有所夸大,目的在于为延长各省市收费公路的收费期限提供“借口”。对此,交通运输部回应称亏损数据不存在夸大的说法。

日前,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虞明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继续坚持收费公路政策既是客观需要,也是现实之举”。据他透露,根据我国经济社会和公路交通发展需求,未来一段时间,我国公路基础设施建设仍处于集中建设、加快成网的关键阶段,公路建设任务依然繁重,资金需求规模依然庞大。

今年11月22日,京石高速到期停止了收费,然而不久之后又有消息称,由于改扩建,京石高速免费40天后,重新获得22年的收费权。这被民众质疑为“换了马甲再收费”,高速公路的收费问题再次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另一方面,资料显示,A股市场的高速公路公司多数在1996至2000年期间上市,迄今已有10多个年头,日进斗金,赚得盆满钵满。从分红角度来讲,高速公路股息率也是最高的,可以说是A股分红最慷慨的板块。一方面是收费公路普遍亏损,一方面是相关上市公司给股东慷慨分红,这不合理。或许应该考虑,路桥板块上市公司相关资产或置换,或重组,或直接退市,就像一些公交上市公司那样,回归公共属性。

联想到之前审计部门披露部分高速公路运营单位超编严重、福利畸高,人们不禁对“养人”重过“养路”的怪象产生质疑,究竟有多少收费公路“寄生虫”在繁衍和滋生?同时,近年来一些地方实行“统贷统还”政策,让收费公路在偿还自身债务之外,又背上了补贴效益欠佳公路、筹集新开工公路建设资金等沉重负担,致使收支平衡结果无法真实反映收费公路的经营状况。

当前,物流行业已成为中国经济转型新引擎,而过高的路桥费却大大加重物流企业负担,增加了社会流通成本。“我们也不奢求实行高速公路免费,这不现实。但是,高速公路有关部门应该拿出诚意,让高速公路收费成为一本明白账。”刘先生说。

据了解,近年来受物价上涨及道路宽度提升等因素影响,高速公路造价不断上涨,据交通部的数据,2011年全国双向四车道高速公路每公里造价已近7000万元,在西部一些施工难度大的新开工项目造价超过1亿元。

收费公路又巨亏,路桥公司却狂赚,这种对比,必然把舆论引向对个中落差的质疑。基于此,必须对收费公路盈亏进行全面审计,有关部门也应给出更客观、真实、详细的收支数据;在此之外,也必须理顺高速公路收费制度与回馈机制,避免不合理运营管理与寻租对亏损数额的推高。

交通运输部日前发布了《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公报显示,2014年度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3916亿元,支出5487.1亿元,收支缺口达1571.1亿元。

据交通运输部有关负责人此前表示,全国高速公路项目普遍收不抵支,并且大都负有巨额债务,而收费收入很大一部分是在还债。例如,2013年重庆路桥公司利润率高达89.74%,还本付息之后甚至入不敷出。同例,据该公司2013年年报,其全年路桥费收入为3.28亿元,毛利率约为91%,但支付给银行贷款利息高达2.2亿元,收费公路收费高同时亏损高的根源恰恰在此。业内人士分析,此外,高速公路工程造价、养护费用逐年上升等也是造成公路亏损的原因。

“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为3.4万亿,而这个数字在2010年底的时候是接近2.3万亿。”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徐成光表示,新增的万亿元债务,主要是新建高速公路带来的。

昨日,交通运输部公布2014年收费公路统计公报,公报指出,2014年度,全国收费公路收支平衡结果为负1571.1亿元,除去政策性减免车辆通行费473.7亿元,实际亏损超1000亿元。对比起“2013年亏损661亿元”的账单,仅仅过了一年亏损数额就翻番,这让舆论捉摸不透。

不过,这并不能平息人们的质疑。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当前公路收费占到物流成本的三分一左右。过高的物流成本严重束缚住了物流企业发展的脚步。以至于有些物流企业戏言,能走水路运输的决不走公路,为的就是省点“过路费”。“有媒体曾报道,全世界收费公路总长约14万公里,中国占了70%。高额物流成本会增加物流企业负担,国家鼓励发展物流产业,希望能尽快为物流企业减负。”李先生表示。

不过,交通运输部在这份公报中也透露了未来收费公路的发展思路,并表示将继续完善鲜活农产品运输“绿色通道”政策、重大节假日小型客车免费通行政策、10吨以上货车计重收费费率优惠政策。交通运输部计划,未来我国收费公路规模将控制在公路网总规模的3%。

此外,交通部门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统计公报的公信力。 日前,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发布公报显示,2014年度广东省收费公路盈利3.9亿元,而在本月早些时候,该部门就曾发布过一次公报,称去年全省收费公路亏损28.8亿元。前后相距不过20天时间,广东省的收费公路公报就实现了“扭亏为盈”的大变脸,让人疑窦丛生。吊诡的是,第一份公报中运营管理费用,比2013年的51亿元增加了55亿元,被舆论质疑增幅超过100%后,在第二份公报中急剧缩水至72.9亿元,不免让人猜测究竟是统计出错,还是另有隐情。

“一方面高喊着亏损,一方面却是揣进自己兜里的钱从没缩水过。”济南一物流公司负责人李先生道出心中质疑,他表示,连年收费,连年亏损,大众舆论对于高速公司的质疑自然是水涨船高,但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督制约管理机制,“有疑问也是白搭,苦了干物流的。”

“2010年时,全国收费公路收支平衡盈利了32亿元,但到了2011年至2013年间,情况发生了变化,全国收费公路收支平衡的结果分别是亏了323亿元,566亿元和661亿元,亏损的数额呈现逐年扩大的趋势。”徐成光称。

全文如下:

业内人士表示,为减少或消除公众对于高速公路收费的质疑,相关部门应加大对公路收费的监督和管理,坚决杜绝乱收费的现象。“可以撤并不合理的收费站点,逐步降低偏高的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制定相应的制度和标准,要将公路收入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面,不能让它沦为乱收费的自留地。”

整个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为3652亿元,总支出为4313亿元。其中,还本付息支出3147亿元,养护经费支出390亿元,运营管理支出457亿元,税费支出214亿元,其他费用支出104亿元,总体亏损661亿元。

对此,7月5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署名为张枫逸的文章称,交通部的说法并不能平息人们的质疑。毕竟,债务余额没有夸大是一回事,收费公路收入有没有做到专款专用,开支是否合规合法是另一回事。

去年收费公路亏损661亿

对此,交通运输部曾回应称,统计公报中政府还贷公路债务余额与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基本一致,不存在夸大的说法。

10元通行费中8.62元还债

尽管收费公路“哭穷”已不是新鲜事,但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亏损1571亿元的消息,还是让人大吃一惊。曾记得,去年底交通运输部首次汇总发布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时,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整体亏损661亿元。时隔一年后,非但缺口没有缩小,又多出了近1000亿元的亏损。照此下去,收费公路回归公益恐怕遥遥无期了。

文章同时指出,交通部门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统计公报的公信力。收费公路盈利亏损,不能让交通部门自说自话。收费公路亏损到底亏在哪儿?必须由独立第三方统计公布。

毕竟,债务余额没有夸大是一回事,收费公路收入有没有做到专款专用,开支是否合规合法是另一回事。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物流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超8成收费用于还债,物流企业呼吁晒晒收费路明

关键词:

上一篇:为何还亏损,应公开收费公路明细账

下一篇:没有了